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以刚克柔(电竞NPH) 136对不起(h、楼晏清)

136对不起(h、楼晏清)

    她这话半真半假,说的人是这样想,听的人却实打实地当了真。
    何柔原以为他会更加卖力操她,没想到却看到楼晏清一副好似受了伤一样的表情,身下的动作也慢了几分。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有些慌张。
    说出的话都是覆水难收,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他的热情几乎是在瞬间被浇灭,而何柔也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这一点。愧疚疯狂地涌上心头,她清楚自己是作了大死,而且大概也是真的伤害到了眼前的少年。
    妈的……何柔你到底在干什么?如果要搞这种操作为什么还要坐高铁过来?
    何柔僵硬地转过身去,抱住楼晏清。他的脸烫得让人有些难以承受,把她的心跳都要烙得停拍了。
    湿热的东西随着他的抽噎流到她胸口的皮肤上,少年哭泣的声音非常小,听得出他是在极力地忍耐。
    何柔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深重的罪恶感。
    “对不起……”她一遍又一遍地抚摸过他的头、他发热的后颈、他的脊背,一遍又一遍地道歉,“楼晏清,我说错话了……我不是真心那样说的,是我说错了……对不起……”
    “我要的是你的道歉么?”他的喉咙被泪水堵塞得水泄不通,好听的声音染上哭腔,只是愈发让人心疼。
    “对不起……”何柔亲了亲他的头顶,想要把他的脸抬起来,然而楼晏清死死地抱住她,坚决不肯让她这么做。
    何柔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冷静一些了,结实有力的身躯像是要离开她一般。
    何柔吓得赶紧用力抱住他:“别走!”
    “……我送你去青旅。”他的声音几不可闻,何柔却把一字一句都听得明明白白。
    “不要……不要这样……狗蛋……我真的错了……”何柔声音都在颤抖。
    他这才抬头看她,平日里一直是一副悠然自得的眼睛又红又肿。
    原来她也会害怕。
    “……我是错了。所以你……可以对我生气。但是、能不能不要走……?”何柔试着用请求的语气说道。
    “然后呢?”楼晏清的声音都有些哭哑了,“你想让我操你,然后你心里想着祈若寒?何柔,凭什么呢?”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我只是想让你吃醋……”何柔慌得不行。她的力气根本留不住楼晏清,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甩开她的手,起身穿衣服。
    楼晏清是动了真气,也是有心看看她能为了挽留他做到什么地步。没想到何柔用了几分真力气,整个人都挂到他身上去,他站不稳又跌回了床上,被何柔跨坐在身上。
    楼晏清的t恤衫被她直接撕了。
    “你想强奸我?不好意思,硬不起来了。”
    “不是的。我只想告诉你,我对你是真心的。”
    “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是该对我生气。”
    “说完了吗?”
    何柔知道这样说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索性摁住他的头开始亲他。舌头讨好似的邀请他的舌头去她嘴里作客,显然楼晏清并不怎么想搭理她。
    她轻轻地在他的胸上抚摸,路过他的乳头的时候并没有放过,吻也从嘴角滑落到他的喉结上,颇有技巧地绕圈舔弄。
    “你这是……作弊……”楼晏清从牙缝中露出的话语是他最后的理智。
    他才不会这样就原谅她。
    “没有。我这是在道歉。”何柔说着吻上他的乳点,用牙齿轻轻叼住向外拉扯。
    楼晏清努力克制不发出奇怪的声音,然而她的吻又往下去,舔过他结实的腹肌,在他的肚脐上转了一圈,随后隔着一层布料亲上了已经有些勃起的阴茎。
    她的手在他的大腿两侧轻轻揉捏,一边继续弄湿他的内裤,一边摸上了他的后腰窝轻轻点按。
    “不行……你这是……强迫……”楼晏清还在负隅顽抗。
    内裤被人扒下,被舔湿的肉棒感觉有些微凉。
    “我喜欢你。”
    她这样说完,轻轻柔柔地含进了肉棒,但却极其夸张地吃到了底,让那肉棒的顶端直接插进了喉管。
    被紧紧包裹的感觉让楼晏清的下身又不受控制地胀大了几分。何柔看了他一眼,清清楚楚读到他眼中的控诉,仍然不管不顾地将整根肉棒吐出又吃下,模仿她用力操她的那副模样。
    快感不断累积,她嘴里的滋味一点不比下身的差——尽管知道这技术多半是在别的男人身上磨练出来的,楼晏清却无法抗拒这令人疯狂的感受。
    一阵白光在眼前闪过,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主动扣着她的脑袋,射进了她喉管深处。
    所幸何柔没有被呛到,只是被他这样捅着多少有点难受。吃完他所有的精液,何柔才放开他的微软的肉棒,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哑了:“再相信我一次,好么?”
    楼晏清这才看见她的嘴角都有些撑裂了。知道自己在心疼她,他在内心唾弃了自己一万遍,说出口的话却是一个“好”字。
    何柔欣喜若狂地抱住他,一个劲儿地在他的胸口蹭。雪白的乳肉被她的动作挤压得都有些透不过气来,又弹又软的触感让楼晏清有些把持不住。
    本来他就很想她了。其实刚才冲动之下哭了一场,也有些宣泄的意思在里面。毕竟是高考,还是有压力的,她又不在身边,他总会想一些有的没的,特别是一想到他喜欢她远多于她喜欢他,楼晏清就觉得喉咙口堵着一块肉,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何柔感觉到小腹被一根滚烫坚硬的棒子顶住,眨了眨眼睛,在他下巴上轻轻咬了一口:“消气了么?”
    她又开始得寸进尺了。
    今天是该让她好好长个记性。
    楼晏清手指摸上她的后穴:“这里让我操一次再说。”
    他说得很清楚了,是再说。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同类推荐: (电竞)越海世界第一的小公主[nph]我能提取熟练度宠物小精灵之黑暗巨头伊塔之虫临暗黑你喜欢游戏吗剑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