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软香入怀 分卷阅读22

分卷阅读22

    仇毅本不用承受这些的。
    “在想什么。”仇毅淡淡的看着他。
    庄雪晚把脸埋进仇毅怀里,声音带着些不明显的哽咽,“我会对你好的,肯定不让你白白牺牲那么多。”
    除了爹娘之外,仇毅是第一个让庄雪晚感觉到自己被放在心上的人。
    在县城上学的时候,庄雪晚被很多人示过好,但大多都是纡尊降贵,觉得他一个双儿能被他们这些“读书人”看上,是他的福气。很可笑的自信。
    仇毅没有任何傲气,也没有普通男人身上那些臭毛病。
    这段时间,两人坦诚相见、肌肤相亲过很多次,庄雪晚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平淡的看待他,更无法离开他。
    庄雪晚双腿分开跨坐在仇毅腿上,“阿毅,那你打算好出去干什么了吗?”
    “卖肉。”
    “还卖肉啊。”
    “嗯。”
    “那...肉从哪来?”这边的肉铺,几乎都是从仇家的养猪场进货,如果去了别的城市,整头猪卖的贵,没自家养的合算,赚不到钱怎么办......
    “我爹在临阳下面的乡镇有个养殖场。”
    这也行??
    好吧,可能是他低估仇家的有钱程度了。
    庄雪晚轻咳一声,“不错,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想去临阳?”
    “岳母说的。”
    庄雪晚弯了弯眼睛,凑近过去,啪叽一口亲在仇毅唇上,笑着道:“原先我觉得我倒霉透了,这也做不成那也做不成,没想到和你结婚之后,我又开始走运了,这也行了,那也行了。”
    仇毅护着他的后脑勺,翻身将他压在床上,滚烫的喘息喷洒在他耳廓,“我想了,做吗。”
    庄雪晚抿着唇,羞怯点头。
    仇毅的手沿着少年纤瘦的细腰往下伸,少年身上仅剩的一块布料被男人温柔褪去,沉甸甸的肉茎在阴蒂滑动片刻后捅进紧致潮湿的穴,庄雪晚搂着仇毅的脊背,岔开腿,闭眼感受身体被寸寸深入的力量。
    两个人做了这么多次,仇毅却还是像个没上过床的饥渴汉子,一插进来就狠狠抽送,囊袋拍打在阴户处,力度重的毫无分寸。
    “你慢点......别......唔......”唇刚张开就被吻住,男人充满侵略性的气息充斥身体每个角落。
    庄雪晚舌尖被仇毅吸住,被迫伸出唇外,唇中分泌的唾液吞咽不及,在左右挣扎间沿着唇角往外溢出。庄雪晚羞赧的伸手将脸颊上的口水擦干净,然后双手推着仇毅胸膛,停止这个吻。
    “你能不能轻点,我又不会跑,你要再这样,那就让我在上面。”庄雪晚瞪着仇毅。
    仇毅一边快速耸动着肉茎,一边点头:“嗯。”
    “嗯什么?”庄雪晚努力忽略身体中那自阴道深处绵延而出的强烈快感,强撑着稳住声音,“你能不能一句话把你想表达的说清楚,不要老是让我反问。”
    “下次你在上面。”
    “对,以后就这么说话,多说几个字又累不死。”庄雪晚顿了一下,“等下,你说让我在上面?你认真的?”
    难道有生之年,他也能做一次1?
    少年的心思太好猜,为了堵住他这个危险的想法,仇毅果断抽出肉茎,翻身坐到床上,然后单臂将庄雪晚抱起来,分开他的双腿对着自己翘起的肉茎直直坐下去。
    庄雪晚爽的一颤:“你......”
    仇毅低头,目光沉沉的与他对视:“这样,是在上面。”
    这和庄雪晚预想的画面有些出入,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