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软香入怀 分卷阅读13

分卷阅读13

    *
    庄雪晚泡在水里,背后是男人硬邦邦的胸肌...和鸡巴。
    嗯...暂且忽略这些。
    他不得不承认上完床泡个澡真舒服,疲惫都消失了,身体慵懒舒适,搞得他很困,很想睡觉。仇毅从后面搂着他,他可以安心睡,不用怕水冷,也不用怕被淹到,还挺惬意的。
    过了一会,仇毅察觉怀中人儿身体逐渐放松,白皙的脖颈微微扬起,充满依赖的靠在自己身上。
    仇毅脸部线条瞬间柔和几分,眸子里漾开一丝笑意,小家伙睡的还挺快。
    睡着了再泡澡容易感冒,仇毅过了一会就将他从浴缸中抱了出来,宽大的浴巾包裹住他纤细的身子,仇毅一步步抱着他走进卧室,擦干净身子放到床上。
    庄雪晚累着了,平躺着睡的很香。
    仇毅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的唇,上床后便低头凑近吻住,温柔缱绻地在上面舔舐,玩够了才罢休。
    *
    两日后,庄雪晚回门。
    一路上庄雪晚都十分紧张。
    出嫁前,他为了悔婚与父母赌了两个月的气,吃饭都是自己吃,话也不与他们说,现在想想还挺愧疚的。
    他不愿让父母看出来他适应了婚姻,这是他最后的尊严与面子,但他又不想让父母继续担忧,爹娘年纪大了,不能一直替他操心。
    庄雪晚叹了口气,眼圈慢慢红了。
    有人记挂就有了禁锢,或许他需要假装向世俗妥协,先做一个“幸福的妻子”。
    “到了。”仇毅在庄家门口停下车,顺手给庄雪晚解开了安全带。
    后备箱里礼品装的满满当当,在胡同里聊天的邻居们热心帮忙将它们搬进了院子里。
    庄雪晚看着三日不见的父母,有些局促的开口道:“爹,娘。”
    庄父是镇里的小学老师,常年带着一副金丝边眼睛,看着很是严肃,但看到自己儿子的时候,他镜片下的眸子里却多了一丝柔软。
    庄母站在门口,轻轻握住了庄雪晚的手腕,“回来了雪儿,快进屋吧,小毅也快进屋里,外面冷。”
    庄雪晚点点头,有一瞬间很想哭。
    在赌气的那两个月,他无时无刻都在埋怨父母为什么要让他读书、让他见识外面的世界,如果他什么都没见过,他或许真的会甘心在这个小镇子里生活一辈子。
    他以为他是可以在高空中展翅高飞的雄鹰,但他不是,他只是一只被栓了绳子的小麻雀,主人一拉绳子,他就会遍体鳞伤的被拽到笼子里来。
    仿佛又回到了出嫁那天,他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滑落,这次没了盖头的遮挡,他哭的十分显眼。
    察觉到庄雪晚的异样,仇毅进屋的脚步一顿,兜里的手帕想也没想就递了出去。
    庄雪晚这次没拒绝,飞快接过,在父母回头前将眼泪擦干净。
    外面天不好,屋里没开灯不算亮堂,另加庄雪晚眼睛红的不明显,这一擦还真没被父母看出来端倪。
    庄母坐在沙发上,非常满意的看了看仇毅,“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
    庄雪晚有意与父母缓和关系,闻言便凑到母亲身边,娇声道:“娘,我想吃红烧鱼。”
    他从小就是喜欢在父母跟前撒娇的性子,这两个月来关系有些僵,他撒娇都撒的有些不顺手了。
    庄母一口答应,“好嘞,就这一个?糖醋肉还要不要了?”
    庄雪晚点头,嘿嘿一声:“要,必须得要。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