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插足了别人的婚姻 分卷阅读42

分卷阅读42

    们彻底失望,不再哭泣。
    开始夜不归宿,每夜盛装打扮出门,早晨带着一身露水回来,最后在他成年那年与秦时甄的父亲离了婚。
    她怀孕了,孩子的父亲不是秦父,而是别的男人。
    秦时甄依稀记得母亲说这话时,眼睛里闪耀着的幸福光彩,藏也藏不住的得意。
    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便理所当然了,他们离了婚,秦时甄跟着他的父亲,对秦父,秦时甄有些天然的仰慕,并且有意的模仿着父亲的言行谈吐。
    有一天,秦时甄与他父亲的情人做爱后,出于好奇,问对方为什么当小三。
    秦时甄已经记不清对方回答了什么了。
    但从那以后,秦时甄开始对学校中的那些情侣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一次又一次地插足着别人的爱情,扭曲畸形地从中获得了极大的快感,胜过大麻海洛因,叫他上瘾。
    就像人会对药物产生抗药性,秦时甄开始不满足于这点小刺激,逐渐演变成了现在的来者不拒。
    听完他的叙述,友人问他:“你不怕遭报应吗?”
    秦时甄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得直不起腰,眼含春水,笑起来足以令人心荡神驰。
    “为什么怕?我开心过,快乐过,享受过,已经足够了。人做错了事总是要付出代价,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不后悔。”
    这个回答是秦时甄一贯的张狂傲慢,友人并不意外,头一次对他这种行为产生了认同。
    “你喜欢沈知安。”友人的语气很笃定。
    秦时甄坦然点头,没有回避问题:“是,我喜欢他。”
    “为什么?”友人又问。
    迷离的灯光勾勒出他精致漂亮的侧脸,他这段时间常去健身房,不复之前的瘦弱,手臂上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让他看起来更加有男人味。
    修长白皙的五指握着酒杯往嘴里灌,喉结滚动,酒液顺着下巴滑过喉结,最后没入衣领。
    秦时甄转过头,对他说:“他对我很好,再加上他那个人挺有魅力的,就是那种同为狩猎者的危险又迷人的魅力。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点喜欢算不了什么,说白了就是不够爱,我不愿意为他放弃我的兴趣爱好。”
    明白他不愿意再谈及这个话题了,友人迅速转移了话题,说着这段时间身边所发生的趣事。
    番外:笼中鸟,内含3p,精神摧毁
    与友人别过之后,秦时甄漫无目的地四处乱晃。
    隔着重重人海,秦时甄似乎看见了熟悉的人影一晃而过,再去看没有发现那个人影,自然而然地认为是看错了。
    这点小事很快就被秦时甄抛之脑后,他找到了新的目标,仍然是一对同性情侣,在一起三年了。
    有意思的是这对夫夫中一位在外已有情夫,于是他便将这三人一起勾搭到了床上,过了一段堪称快活的日子。
    夜路走多了总会撞见鬼,就像被淹死的往往是会游泳的。
    这次秦时甄没有那么幸运,他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这队夫夫没有严承瑜与沈知安那么好脾气,秦家的势力无法保住他,他被打断了腿,丢弃在了一个偏僻巷子的深处。
    秦时甄看着那行人离去,缓缓闭上了双眼。
    他的身上没有任何通讯设备,他躺在地上甚至能听见老鼠吱吱的叫声,也清楚小巷尽头有人守在那里,对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好了最糟糕的准备。
    哒。
    哒。
    哒——
    小巷的另一端传来皮鞋敲击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