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被投喂的N种姿势(穿书) 分卷阅读16

分卷阅读16

    粒分明,顾软软抱起小枕头,小爪子伸进去摸了几下,然后又往被单下面几个地方掏了掏,半晌后,小脸上紧张的神情放松了下来,整只小仓鼠卧在床上,摊成一张鼠饼。

    还好还好,全部的粮食都还在。

    (在线打滚求留言,求珠珠呀~走过路过的小可爱们,你们不喜欢小仓鼠了吗,哭唧唧~)

    艹,又勾引我。

    最近王家村多了几分饭后八卦,爱看热闹嚼舌根的婶子们常常聚在一起嘀咕着,指指点点。

    据说知青点某个人大白天的就和人钻草垛,光天化日的,忒不要脸了。

    你说是污蔑?

    嘿,身上那红彤彤的印子不就是证据,那吻痕都被人看到了,又红又紫,可不就是干那事时留下的。

    枯燥无味的生活总需要点调剂品,小村子平静了那么多年,突然来了个劲爆料,不吵吵嚷嚷,凑凑热闹,那得多无趣,多无聊,多对不起她们八卦使者的称号。

    为此,原本只有一点点小苗头的事情,传着传着,就变样了,就传成了某个女知青光天化日和几个男的钻草垛子,还怀了孕,现在肚子都老大了。

    八卦使者们你传我,我传你,聚在一起时说的有根有据,好像当时就在现场似的。

    话语间,对八卦故事中某个女知青是谁,意有所指。

    听着村子里越演越离谱的八卦传闻,事情传播初始者·顾宛儿很是满意,即使上工时劳动量重了不少,她的心情都格外地轻松。

    她没有看错的话,顾软软身上的红印子就是传说中的草莓印,俗称吻痕,按照她那个又红又紫的颜色程度,起码得一个星期才能消退,也是确定了这一点,她才敢匿名放出风声。

    最好有人能找上顾软软对峙,那样直接证据确凿,把她钉在偷人这个耻辱柱上,顾宛儿心里黑暗地想道。

    顾软软最近比较忙,她发现了一个极好的匿藏食物的位置,在大山里,地方比较偏,但是超级隐蔽。

    这两天,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直在偷偷摸摸地当勤快的搬运工,把之前藏好的食物一点一点地转移阵地。

    狡兔三窟,作为一只精明的仓鼠,顾软软深谙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的道理,她把东西分了几个地方匿藏。

    忙碌了两天,今天,她终于搬完了!!!

    摊鼠饼在床上,顾软软小脸容光焕发,圆溜溜的眸子弯成月牙,开心地抱着枕头,然后在床上滚来滚去。

    高兴,开心,再也不怕别人在鼠口夺食了。

    这两天都没有见过沈琛,想到那天玉米林中,大反派说的话,顾软软瞬时刹住滚动中的身子,抱着枕头,动作慢悠悠地爬起来。

    娇柔的身子半倚靠在床栏上,怀中搂着小枕头,颔首垂眉,贝壳般的皓齿不时轻咬着纤细青葱般的指尖,小脸上偶尔露出几分羞赧的笑容。

    他说,他说……

    “笃、笃、笃……”隔边的没关、留着透气的窗户外,几声叩敲的声音突然传来,即时打断了她的思绪。

    顾软软一转头,视线便被窗户外面的那个人给吸引,脑海里瞬间塞满了他握拳抵着嘴巴,浅笑的身影。

    在温暖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看得小仓鼠呆愣呆愣的,小脸木木。

    “软软,回神。”

    没有情欲时的低沉沙哑,此刻,沈琛的声音清冽干净,含着丝丝笑意,语气温柔而宠溺,听在耳里,顾软软感觉她的小仓鼠耳朵要怀孕了。

    又想到之前他说的话语,顾软软半倚靠着的身子不由坐直,小爪子紧张地抓着小枕头,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她羞涩得小脸红红。

    “你,你怎么过来了?”

    尾音软软地卷起,绵绵糯糯的,像只小猫咪似的,小身子板板的坐得笔直笔直的,无辜懵懂地看着他。

    明明只是说了一句话,周围的空气却陡然升温,连带着他都有些发热,沈琛喉结微动,口干唇燥地舔舔唇。

    艹,又勾引我。

    (胖团我回来啦,小仓鼠在线求珠珠,求留言~ps:小宝宝安静的时候真的乖巧得宛若天使啊,至于哭闹的时候,胖团选择狗带……)


同类推荐: 顾先生和顾太太出笼末世重生之绝对独宠锦绣之巅他的白月光念念不忘,总裁乘胜追妻被投喂的N种姿势(穿书)就爱她娇柔造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