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被投喂的N种姿势(穿书) 分卷阅读11

分卷阅读11

    白嫩优美的颈部暴露在空气中,沈琛忍不住低头含舔着她小巧的耳垂,在她的脖子间流连忘返。

    突然怀中一空,娇躯就不见了,抬眼一看,怀中的小人儿已经跑到了距离他半米远的位置,事情突然失去了掌控,沈琛有些不悦,凝视着顾软软的眼神幽深而暗沉,“过来。”

    声音低沉沙哑,话语间带着命令。

    小仓鼠一听便瞪大眼睛,下意识地想听从他的话,但,想到他之前一直喊错她的本体,心里对现在的某人虽然感到害怕,可还是用力捏紧剪刀,鼓起勇气朝着他摇了摇头,开口辩解道:“我不是小白兔,也不是小猫咪,我叫软软,你下次还喊错,我就不理你了。”

    小仓鼠对他的观感还是不错的,虽然她致力做一只低调不惹事的仓鼠,远离主角,远离大反派,但大反派在她发情期未过时靠近,后果……,想都不敢想。

    过来。沈琛脸上表情不明,眼神发暗,又冷静地重复一遍话语。

    暴雨前的大风突然刮了起来,吹得周围的玉米植株东摇西摆的,霍霍作响,沈琛站在玉米植株间,气场暗沉。

    这样子的大反派还是挺可怕的,顾软软胆小怕事,还怂,被他三申五令后,只能委委屈屈应了,拖着两只小短腿,慢蹭蹭地挪到他身边。

    沈琛任由她动作缓慢地龟速移动,直到她挪到他的身边,他才一手把她扯进怀中,紧紧禁锢她在胸前,俯首低头啃咬着她的小嘴,下身用力顶了顶她的柔软处,轻笑道,“不喊小白兔,不喊小猫咪,那小老鼠呢。”

    !!!!

    马甲掉了?!!!

    (日常求留言呀,求珠珠呀~)

    这就受不了了?

    顾软软心里一紧,小脸上瞬间露出了几分慌乱了,但很快就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小爪子捏着衣角,装着若无其事地回答他,“小老鼠是什么?请叫我顾软软。”

    某只小动物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但实际上,很多事情经不起推敲,早早就露出了很多蛛丝马迹,例如日常行为习惯、偏好,还有小动作等,暗地里若没有他帮忙处理小尾巴,她在知青点早就被人扒出来了。

    不过某人既然选择当鸵鸟,沈琛也乐意陪她玩,当下没有揭穿她的话,只把她的身体翻了一个面,双手用力掐着她的腰,让她的背弓成一个优美的弧度,下身的硬物强行地挤进她的两腿间,直接抵在她的花穴口,时不时磨蹭几下。

    胯下的宝贝粗大肿胀,之前盯着她时便开始有感觉,那白嫩嫩的小手、肌肤不停地在眼前晃悠,勾引得他心痒痒的,恨不得马上把她按在地上肏干,那粗物此刻已经憋得极硬。

    顾软软的双腿被他叉开,身体朝前倾,恐慌自己站不稳,她连忙伸手抓住前面的玉米杆子,俯身弯腰间,身后露出一小截白嫩的肌肤。

    沈琛站在身后,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更好地欣赏蜂腰蜜臀,手掌抚摸上那小片肌肤,入手软滑,有种极致的皮毛的触感,她的皮肤比之上一次,更好了。

    很小的时候,沈琛有过一只小仓鼠,仓鼠躺手时,那柔软丝滑的皮毛蹭在手上,就是这样的感觉。

    但这样的触感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所以,如他猜测的,她真的是……

    早年遇到过一个有真本事的道士,见多了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样的情况还不足以吓到他,而且他本身也是个有大机缘的,这样的事见怪不怪了,如其纠结她的来源,还不如好好享乐,起码这小东西挺合他眼缘的。

    顾软软喜欢宽松的衣服,贪图它的透气凉快,这下就给了沈琛可乘之机,在她腰间肌肤抚摸徘徊的大掌,顺着衣服的间隙,一路挑逗点火,直到握着那高耸的玉峰。

    因俯身的姿势,顾软软胸前的两个蜜桃格外饱满沉淀,从身后环抱过去握住,手感充实软绵,玩弄一番后,直到身下的小人儿娇喘呻吟,沈琛才抽回手。

    弯下身,把一张俊脸贴近她的脸侧,用手将她的脸转过来,对着她红润的小嘴,又是吸又是吮,勾着她的小舌头来回把玩着。

    顾软软人小身柔,被他这番摆弄,发情的身体娇而无力,两腿发软,握着玉米杆的小手一松一紧的,睁着迷蒙水润润的眸子望着人,可怜弱小无助。

    “想要?”瞧见她这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沈琛好心大度地放过她的小舌头,下一秒,却转头咬住她小巧的耳朵,用舌尖在她的耳洞


同类推荐: 顾先生和顾太太出笼末世重生之绝对独宠锦绣之巅他的白月光念念不忘,总裁乘胜追妻被投喂的N种姿势(穿书)就爱她娇柔造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