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大禁婆 分段阅读_第 166 章

分段阅读_第 166 章

    。

    庄姨双拳难敌四手,她虽然快准狠的用匕首抹了几个人的脖子,但几息之后也被划破了喉管。

    随着庄姨捂着鲜血喷涌的脖颈倒向地面间,我肝肠寸断。

    存活的黑布遮面的人们立刻再冲入我家正房,开始地毯式搜查正房和侧房内的每一寸地方。

    蚵壳厝内,已无任何我生活过的痕迹。

    他们最终在我家床下发现了深坑和地道以及水罐和包裹干粮的包袱,并跳入深坑,也沿着地道朝前爬去。

    他们距离小小的我,只有十几米的时候,小小的我的身后的地道尽数坍塌。

    小小的我完全无所觉身后的情况,继续绷着小脸,在地道里爬爬停停间,被闽小念急声叫醒。

    我甫一睁开双眼,不曾亲眼见过庄姨的闽小念急声告诉我,它看到了,雷同我之前向它描述的庄姨的形象的存在。

    我心中震撼间,闽小念用灵力将我快速带到窗口。

    有赶尸队伍,随即映入我的眼帘。

    闽小念所看到的,正是庄姨无疑。

    我心心念着的庄姨,竟已是被赶的尸。

    第82章 赶尸

    在赶尸队伍中再见庄姨,我双眼刺痛心绪翻滚即时令闽小念带我下去吊脚楼。

    闽小念微蹙了额心让我稍安勿躁,提醒我,王婆这会儿还没睡,庄姨已成死尸我再如何都于事无补。

    我打断闽小念的话语,再令它带我下去吊脚楼。

    随着我再次开口,闽小念沉默下,用灵力带我顺着窗口离开吊脚楼,再借助黑漆夜色的掩护,带我落在赶尸队伍较前面的隐蔽处。

    庄姨外露皮肤上面,没有伤痕。

    她的容貌,跟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候的容貌一模一样。

    我目光持续锁定着队伍中的庄姨,双眼越发刺痛间,有温热yè体溢出我的眼眶。

    “主人,你在流淌血泪。”隐身状态下的闽小念闪到我面前,满眼担忧闷声开口。

    “没关系。”我抬手擦拭下脸颊血泪努力收敛着情绪,继续目光锁定队伍中的庄姨,问询闽小念对于赶尸事情是否有所了解。

    对于湘西赶尸,我之前曾听庄姨提过。

    湘西赶尸,又称移灵,属茅山术祝由科,指的是在尸体未腐化时由术士赶回乡安葬。

    赶尸的术士大多三五同行,用绳系着尸体,每隔几尺一个,然后额上贴黄纸符,打锣响铃开路,划伏夜行。

    天光前投栈,揭起符纸,尸靠墙而立,到夜间继续上路。

    我眼前的赶尸队伍,尸体都披着宽大的黑色尸布,脸色青白圆睁着双眼平伸着双臂双手,头上戴着一个高筒毡帽,额上压着几张书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

    赶尸人一老一中,皆着道袍,分别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和最后方。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老赶尸人,边走边敲打着手中的小yin锣,手中还摇着一个摄魂铃。

    尸体一共有八具,被用草绳一个一个串起来,每隔七八尺远一个。

    队伍最前面的赶尸人每走一步,队伍里的尸体都会齐刷刷朝前蹦跳出,与其步调一致的同等距离。

    按照庄姨之前所言,赶尸人不会无缘无故不求回报的赶尸,他们所赶的尸都是有主的尸。

    我迫切想要知道,赶尸人是从哪里从谁手中从何时得到庄姨尸体的,接下来又要将庄姨的尸体赶到何处。

    我对赶尸事情了解不多,虽再见庄姨后心中震撼难抑情绪,虽迫切想知道自己问题的答案,但也按捺着xing子并没轻举妄动。

    闽小念给出肯定答案后,开始告诉我,它对赶尸事情的了解。

    闽小念先讲完我已知道的与赶尸事情有关的内容,再提到了三赶三不赶。

    赶尸,有三赶三不赶之说。

    古时凡被官府砍头的受绞刑的站笼站死的,战争中死亡的,在外做工意外死亡的,这三种可以赶。

    其中,被砍头的,须将其身首缝合在一起。

    三赶的理由是,三种都是被迫客死他乡无法落叶归根,会因心有执念成为孤魂野鬼。

    三赶时候,可用法术将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