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大禁婆 分段阅读_第 148 章

分段阅读_第 148 章

    里的生肉就塞到嘴里,再努力吞咽下去。

    我虽然购买有熟食,但熟食都有外包装,我没有时间再去拆包装。

    我生吃生肉时间段,那邻居刚好打开店门。

    他看到我后,怔愣当场。

    随着我身体的不适感觉尽散,我不再生吃生肉,他才错开视线快步回去他店内不再出来。

    我没多余情绪,干呕会儿再抬手擦干唇角沾染的生肉鲜血,再抬脚回返猫店。

    上午时间段,我刚把新煮熟的肉端到一楼没多久,蛊婆再来店内。

    她的再次到来,让我顿时有了主意。

    我稳坐在柜台内的凳子上,只抬起眼皮瞟一眼她也就收回了视线。

    我昨天会哀求于她,是为了让她认定,我毫不知情人脸猫灵已以我为宿主事情。

    她已给我下了蛊让我备受折磨,我现在对她冷脸冷眼并无不妥,并不会让她起什么疑心。

    “居然不怕死么?”蛊婆走到我面前微眯了双眼。

    “我孤家寡人沦落至此不需要怕死。不过,我怕疼,所以准备这么多肉。”我嗤笑一声接了蛊婆话茬。

    “为了一只猫就想让我忍受三个月的折磨,你也太睚眦必报了点。放心,最近两天我就会把命赔给你。反正我特么的已经活腻了。”我从凳子上立起身,直视着蛊婆。

    “你以为想拜蛊婆为师就那么容易么?我对你下蛊是对你的考验。”蛊婆面色无异。

    “我谢谢你谢谢你全家,不过我不需要!”我话语出口,右臂处的du蛊处再次肿起。

    闽小念即时提醒我,此刻du蛊发作的太过凑巧,极有可能是蛊婆用母蛊催动了我体内的du蛊。

    我极力按捺着相伴而来的头疼yu裂的感觉,抡起肉锅就砸向蛊婆。

    蛊婆俨然没想到我会攻击她,她难掩讶然立刻准备躲闪间,我抄起柜台上的剪刀就朝着自己的喉管刺去。

    我的自杀动作,使得蛊婆顾不上躲闪,顶着肉锅就死死攥住了我拿着剪刀的手腕。

    随着蛊婆攥住我的手腕,du蛊带给我的不适感觉顿散。

    蛊婆的反应,让我暗松一口气。

    “有话好好说,你这算是什么狗脾气!我难得看上个徒弟,可不想就这么说没就没了。”蛊婆的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别他么跟我讲这些废话,你要真的看上我,现在就给我解蛊!”我怒吼出声。

    “那不可能。万一你跑了怎么办?不过我可以让你不受du蛊之苦。”蛊婆迟疑下才再次开口。

    “成jiāo!”目的达到,我见好就收。

    我本就没指望,蛊婆会替我解蛊。

    为免蛊婆窥破我是在故意演戏,我犹豫模样良久,才点头同意。

    jiāo易达成后,蛊婆粗略清理下被泼洒正着的衣服和外露皮肤,再将右手掌心覆盖在我的右臂处的du蛊上面几分钟。

    几分钟内,我没任何多余感觉。

    “还是那句话,安分待在店内,三个月后,我正式收你为徒。别再跟我讨价还价,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蛊婆冷哼一声,转身离开猫店。

    第73章 黄粱一梦

    随着蛊婆离开,闽小念轻声感慨,我之前的戏,演的太过冒险。

    “小念念,你说,蛊婆是否也参与了浔埔村的当年事情?”我望着右臂处的du蛊,唇角勾起苦涩弧度。

    不搏怎么赢?我只有摆脱生蛇蛊对自身的折磨,才能有时间有精力为我们再觅生机。

    否则,即便我能再顺利苟活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们也必死无疑。

    我的问询,使得闽小念即时以隐身状态闪出我的身体,紧绷着小脸问询我想到了什么。

    我抬手将闽小念接到掌心之中提醒它,蛊婆是它父亲的主人,蛊婆的本事必须不低。

    如果不是蛊婆自愿,应该没谁敢去动它父亲。

    我们已经从蛊婆住所附近的住户们的口中得知,早在十多年前,蛊婆就没再回去过。

    十多年前,或许正是十二年前。

    如果我上面的猜测属实,蛊婆不回去住所,或许是为了避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