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大禁婆 分段阅读_第 130 章

分段阅读_第 130 章

    拙回应,使得时润生顿时气息不稳,更加深深吻动作。

    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我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沉沦在时润生带给我的悸动之中无力自拔。

    直到我快要窒息缺氧,时润生才结束深吻动作。

    我躲在时润生的怀里急促呼吸间,心中泪意翻滚。

    如果我哪天再离开,我此刻的自私放纵,应该会让时润生更难捱。

    “宝儿,我爱你。”时润生紧拥着我在我耳边低语,他双臂的力度大到如同想要将我揉入他的身体。

    “我也爱你。”我按捺着心中翻滚泪意,浅淡笑容仰头望向时润生。

    他脸上带着璀璨笑容,眼底是浓到化不开的爱恋宠溺情绪。

    随着我仰起头,他低头轻啄下我的双唇,牵着我的手进入我房间后,等我躺好后关了灯将我拥入怀中,柔声跟我讲着甜蜜情话哄我入眠。

    我在他的怀抱里很快睡着,一夜无梦到他用细碎的吻将我吻醒。

    随着我睁开双眼,他扬起笑容再在我的双唇上落下一吻,再公主抱抱起我将我抱到卫生间门口,再快速回房给我带来卫生巾。

    眼见着他将卫生巾递向我,我顿时发烫了脸颊,接过卫生巾快速进入卫生间将他关在门外。

    洗漱时间段,我将自己右手中指上的戒指摘下,心中叹息着串到脖颈处的红绳上面。

    我洗漱结束回房换衣服时间段,接到骆红袖的来电。

    骆红袖在电话里语无lun次泣不成声,告诉我大婶昨晚去世了,哀求我再回冥品店一次,再看一眼骆慕白。

    第64章 再见一面

    骆红袖的来电,让我顿失淡定。

    我打断骆红袖的语无lun次,先平缓语调稳定下她的情绪,再让她把冥品店的现况跟我仔细讲上一遍。

    从骆红袖的接下来告知中我知道,骆慕白自从焚香报备我已无法再做守尸人事情之后,持续情绪极度失落。

    骆慕白焚香报备结束后,将他从骆伯那里知道的,关于冥品店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接下来,骆慕白除了要去卫生间时候才会离开下房间,其余时间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也不管生意。

    她照看大婶并顾着生意虽然辛苦,但好在yin兵yin将们持续没在冥品店现身过。

    就在昨天晚上八点多钟,骆慕白终于离开房间下楼了。

    她当时正照顾着大婶,以为骆慕白是去厨房找吃的了。

    结果,骆慕白是去全力一搏了。

    全力一搏方法,是骆伯通过自己豢养在后院的鬼魂,所知道的后院地下情况的其中一二中总结出的方法,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

    骆慕白的全力一搏,不但以失败告终,还使得即时再来冥品店的yin将,窥破了骆慕白心魔已除事实。

    yin将暴怒,分尸了大婶,重伤了骆慕白,警告她不许医治骆慕白,警告她和骆慕白,谁都不许离开冥品店半步。

    yin将已然放弃骆慕白,准备在骆慕白死后让她接管冥品店。

    让重伤的骆慕白渐渐死亡,是yin将对活着的骆慕白的最后惩罚。

    yin将离开之际留话,只等骆慕白咽气了,他随后会再来冥品店给骆慕白收尸,再助她完成入职仪式。

    如果她不安分,她会累及骆慕白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没有,会累及她所有的朋友们都跟着遭殃。

    她自身不懂医术,且无法带着重伤的骆慕白去医院,重伤的骆慕白坚持不了几天。

    重伤的骆慕白不吃不喝不讲话只双眼无助的持续望着门口,一如骆伯临终之前苦等我们归来时候的模样。

    她知道,骆慕白是在等我,是想要临死之前再见我一面。

    我静静听着骆红袖的告知,不禁潸然泪下。

    骆红袖讲到这里,再次失声痛哭。

    “宝哥哥,不,宝姐姐,我给你磕头了,求求你再回来一趟吧。”没等我再开口,电话那边传来叩头的声音。

    “红袖,你别这样!你不求我,我也会回去的!”我哽咽着连忙制止骆红袖的叩头。

    骆红袖再连声感谢我几句,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