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大禁婆 分段阅读_第 110 章

分段阅读_第 110 章

    在当场久久难以回神,直到时润生久等不到我出去卫生间后过来找我。

    随着时润生推开卫生间的门,他也愣在当场。

    我速度回神,冲出卫生间推开时润生跳到床上,将自己用被子裹成蚕蛹状。

    我躲在被子里,心脏跳动极快。

    我一直莫名肯定,自己总有一天会恢复女生模样。

    如今,我真的恢复了女生模样!

    我激动良久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后,又不禁苦笑。

    我恢复了女生模样又如何?我依旧无法从冥品店的困局中全身而退,依旧弄丢了庄姨。

    我苦笑间,才意识到,持续静寂的屋内还有时润生。

    想到自己之前被时润生看了个精光,我顿时bào红了脸颊间,听到时润生的脚步声从卫生间处朝着床边靠近过来。

    我更紧裹着被子,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时润生。

    “宝儿,你该给我一个解释。”时润生的脚步停在床边。

    “那个……事情一言难尽,我原来就是女的,现在只不过是恢复真身。”我稳稳心神,拉开被子露出脑袋。

    我没勇气,去迎上时润生的目光。

    “话说,我们当年在镇子上遇到之前,你去了哪里?”我岔开话题,开始着手向时润生打听,自己再见到时润生之后,持续想知道的与浔埔村有关事情。

    已过了庄姨跟我约定的十二年之期,我不用再顾忌什么。

    “浔埔村。浔埔村?……宝儿,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应该是浔埔村才对吧?”时润生的记忆力惊人。

    我当年在浔埔村附近的镇子上被他救下之际,他当时就曾问过我,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我当时,立刻摇头并没承认。

    “宝儿是浔埔村人?”时润生紧接着问询我。

    “是。”已被时润生记起,我没再否认。

    我相信,时润生不会哪天卖了我。

    “如果可以,我想听你给我讲讲,当年你在浔埔村的经历。”我紧接着再次开口。

    时润生没再追问我什么,坐在凳子上面沉默会儿开始回答我的问题。

    从时润生的答案中我知道,当年小翠姐的尸体被点天灯的那晚,随着村里突兀起了浓重白雾,重叠狗影和密集红色双眼即时退散,村民们都昏厥当场。

    当时,二爷和村长还没来得及退到yào粉圈内。

    浓重白雾带有强烈催眠效果,明显是人为的。

    他将二爷和村长也拖到yào粉圈内之后,也就离开当场去找寻幕后之人。

    结果,他被人引出了浔埔村。

    等他意识到中了调虎离山之计重新折返回浔埔村时候,是他在浔埔村附近镇子上再见到我的前一天晚上。

    当时,整个村子除了靠海的那面,其余三面不但被人为的鬼打墙了,还被阵法包围其中。

    人为的鬼打墙加阵法,能使得村里的人们,没破阵之前,没机会从地面上离开浔埔村。

    没破阵之前,村外的人如果懂得破解鬼打墙的办法,倒是可以进入浔埔村。

    但是,阵法之中藏匿有伺机击杀想要进入浔埔村的杀手。

    他当年本事不高,有惊无险进入村子后,才窥破村子周围不但有人为的鬼打墙还有阵法。

    从村长和二爷的告知中他得以知道,从他离开的第二天,村里已陆续死了不少人。

    死去的人的症状都是受惊过度,且多是未婚女xing。

    他连夜为村民们破了阵法破了鬼打墙后,没要任何报酬就离开了浔埔村。

    他没懂到底是谁要费尽心机对付浔埔村的村民们,清楚自己的本事不足以再逗留浔埔村。

    接下来,他在浔埔村附近的镇子上又遇到了我。

    “你有没有听到村长和二爷提及庄姨?”我静等时润生讲完,立刻追问。

    我过于迫切到,目光关注向时润生。

    我跟时润生对视一起间,即时再错开视线。

    “庄姨?没有。当时情况危急,他们对我也只是一言带过浔埔村的近况。”时润生思索下给出否定答案。

    “庄姨是?你是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