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大禁婆 分段阅读_第 76 章

分段阅读_第 76 章

    他虽然算不出我的命格,但知道我绝非扫把星。

    能让他算不出命格的人,绝非凡人。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存了私心试着尽量收我为守尸人。

    我只有做了守尸人,我的命运才能跟冥品店脱不开干系,我才能被迫帮助慕白。

    展帅是他特意带回来的,他推波助澜了展帅的死,意在让我懂得,yin魂汤的后遗症并不是他捏造出来的。

    他不想他的子孙后代也被栓在冥品店,他清楚骆慕白的xing格知道他绝不会认命,他想要借我的力量助骆慕白逃离冥品店。

    鬼将一直都在bi他,尽早让骆慕白退学接手冥品店。

    他迟迟没给骆慕白下死命令,引得鬼将震怒,毁了他这些年辛辛苦苦养在后院的鬼魂,使得后院一片狼藉。

    他昨天晚上会突兀病重,源于鬼将索命。

    鬼将的目的,就是bi着他不得不把冥品店jiāo给骆慕白。

    “记宝儿,骆伯对不起你。骆伯给你磕头,给你赔罪求你一定要替我照顾着慕白。”骆伯讲到这里,想要下床给我磕头。

    我连忙拉住骆伯,无声泪落着向他承诺我会替他照顾着慕白。

    骆伯满眼感激,告诉我他需要跟骆慕白再单独谈谈。

    不想骆伯临死之前无法将该讲的话尽数讲给骆慕白,我先快速拿被子搁在骆伯身后,再快步打开房门让骆慕白进屋后带上房门。

    随着我离开房间我看到,大婶正蹲在楼梯口双手捂着脸,有泪水不断从她的指缝里流出。

    我抬步走向大婶间,晴朗天空突兀乌云密布。

    天色转眼间已如暮夜时分同时,我再见yin魂归来那天晚上的yin兵yin将从乌云中冲出,朝着冥品店快速包围而来。

    第37章 额前灯

    眼见着yin兵yin将在大白天就朝着冥品店快速包围而来,我死皱了额心即时挡在骆伯门外。

    骆慕白刚进屋,骆伯必然还没能把他想讲给骆慕白的话讲完,我需要给他们多争取点时间。

    挡在骆伯门外后,我又不禁心中苦笑。

    鬼魂能穿墙入室,我这小身板是无法阻挠归来的yin魂们半分的。

    随着天色转眼间已如暮夜时分,蹲在楼梯口捂脸落泪的大婶哆嗦下抬头茫然四顾下,快步跑到我身边,跟我并立一起,将骆伯的房门完全堵死间,yin兵yin将顿住了bi来的动作。

    我和大婶,距离yin将yin兵,堪堪只有十米左右距离。

    yin风四起间,古代将军打扮的yin将,更靠近一些我和大婶,不屑目光望着我和大婶唇角勾起讥讽弧度。

    或许是因为yin风的冷入骨髓,也或许是因为心中的畏惧,我不由得开始发抖间,大婶紧紧握上我的手。

    大婶的手冰凉但有力,她双眼茫然盯着前方,单薄身体如标杆一样杵在原地。

    我瞟一眼大婶,眼眶再次酸涩。

    她俨然看不到yin兵yin将,只是感知到了危险。

    她丝毫不懂鬼道本事,危急关头试图用单薄身体护住骆伯和骆慕白,并无声鼓励着我。

    “记宝儿,冥品店现任守尸人。”我眼眶酸涩间,yin将瞬移到我面前俯瞰着我。

    yin将的突兀动作,把我骇的头皮发麻即时屏住呼吸。

    对于yin将的靠近和开口,大婶无所觉。

    “好气哦,这欠揍的东西,我好想弄死他。”闽小念的甜糯声音随即在我脑海里响起。

    “乖,我们不跟他一般见识。”闽小念的话语极大程度上消散了我心中的惊骇情绪。

    如果不是现实太过严峻,我必然会因此笑出声。

    闽小念现在的能力,只能勉强对阵yin将。

    如果真的打起来,yin将另加多如蝗虫的yin兵,势必会让今日,成为我和闽小念,以及大婶骆伯骆慕白的忌日。

    “在冥品店,不恭敬不顺从,下场就会跟屋里的那位一样。”yin将紧接着再次开口后哈哈大笑。

    yin将的刺耳笑声,并没带起屋内多余动静。

    事实上,从我挡在骆伯门外后,我持续没听到屋内有丁点声音。

    “我会恭敬顺从的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