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大禁婆 分段阅读_第 71 章

分段阅读_第 71 章

    的话语知道我心中所虑感知到危险存在,但无法回应我无法以我之眼去旁观什么以我之耳去旁听什么。

    它曾告诉过我,宿主在白天时间段躺回狗坟里,能加快它强大的速度。

    它能现在彻底醒转,得益于我在它父亲的坟上躺了一个上午。

    随着我昨天去往海边,它感知到,大海里有股强大的邪祟力量。

    我在浔埔村不曾见到鬼魂,应该是因为大海里的那股邪祟力量影响了整个浔埔村的缘故。

    如果说庄姨口中的他们是当年一应事情的始作俑者,我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待在浔埔村都会很危险。

    浔埔村的村民都缺失了当年的那段经历,对我来说是祸也是福。

    倘若我被轻易认出,也就白瞎了庄姨的用心良苦。

    无论庄姨现在是活着还是死去,我都该先离开浔埔村再说其他。

    我这几天在浔埔村到处找人搭讪,或许已引起关注。

    它虽然已醒转,但能力并没比我初见它时候的能力高出多少。

    如果我出现危险,它很难护我周全。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只有先安全,才能徐徐图之。

    念闽讲到这里,静静立在我掌心里望着我,等我做出选择。

    我考虑良久,决定先离开浔埔村。

    念闽随即凭空消失回返我体内后,我从地上起身径直离开浔埔村。

    我行走间,念闽向我详细说明,它现在都具有什么能力。

    经过三丫家门口时候,我迟疑着想要再去看一下她但最终作罢,唯恐自己的不详打破了她的平静生活。

    离开浔埔村后,我待在附近镇子上静等深夜到来后,找僻静路口送冥币给庄姨。

    骆伯曾告诉过我,在坟头烧的冥币,是给坟主的;在路边烧的冥币,是给烧冥币的人指定的鬼的。

    只知道鬼的名字,或只知道鬼生前模样,或只知道鬼和自身的关系,都是能将冥币准确烧给特定鬼魂的。

    已经身处yin间且不在地狱的鬼魂,每次接收冥币时候会被允许出入一次yin间;如果鬼魂不身处yin间,更方便赶来取走冥币。

    最多连烧三天,如果鬼魂没有魂飞魄散没有身处地狱,总是会出现的。

    我想要通过送冥币方法,试着找到庄姨的鬼魂,尽管我不愿相信她已不在。

    随着我点燃冥币,即时有低阶鬼魂从四面八方的黑暗里现身出来,垫着脚尖身体悬空在火堆前面无声争抢冥币。

    如此情况我知道,庄姨要么还活着,要么已坠地狱,要么已魂飞魄散。

    毕竟,只有无主冥币,才会被孤魂野鬼即时争抢。

    我边继续不紧不慢的烧着冥币边联络念闽,让他隐身状态下取出我背包里的布阵物件。

    念闽依言而行后,我再在心里教它如何利用布阵物件,布置出能禁锢鬼魂的阵法。

    我是念闽的主人,它的隐身技能对我无效,我用眼神余光关注着它的一举一动,不禁暗暗砸舌它的一点就通。

    随着念闽布阵完成,我将手中剩余的冥币尽数扔到火堆里,从地上立起身抬眸直视面前的鬼魂们。

    鬼魂们即时想要遁离原处,但皆被阵法弹了回来后再齐齐冲向我。

    我杵在原地没动,任由念闽用灵力,在鬼魂们冲到我面前的瞬间,将鬼魂们再弹向阵法边缘。

    一来一去间,鬼魂们顿时安分。

    “接下来,我来问你们来答。答的好我放你们走,答的不好都留下鬼命。”我冷眼瞟一眼鬼魂们,冷声开口。

    “主人威武!”念闽的雀跃声音即时在我脑海里响起。

    “别闹。”我不由得满脸黑线。

    鬼魂们立刻齐齐表示它们会有问必答后,我开始提问。

    从鬼魂们的答案中我知道,它们都是在十二年前的那个夏天之后,才来到镇子的。

    它们不敢靠近浔埔村,因为进入浔埔村的鬼魂们都会即时魂飞魄散。

    镇子上貌似没有老鬼,对此,它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谁去探究过原因。

    鬼魂们的答案,让我心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