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师父床上爱我爱到赏罚分明(师徒) 第三十章:打落

第三十章:打落

    沧摇思和扶光配合的天衣无缝,各自互相站定用剑挡着不乱阵脚,一时半会还真没能让八荒阵起到多大的作用。
    扶光还是对沧摇思有大评价的,没想到啊,她比想象中还好。
    他们两个人是处了上风,可面对八荒阵不敢轻敌,这剑阵中的剑不是普通的剑,而是万年不化的执念。
    越到后头,扶光就感到吃力了,这样打下去不太行,不光是浪费灵力,还是出不去。
    宋柳月就是没眼力见的人,还在问他,“扶光,你还好吗?”
    “拜你所赐!”扶光打掉一剑,没功夫理她,“我好什么!别说话!我真觉得你这人只会捣乱!”
    被扶光吼,宋柳月是万万想不到的,有了脾气,“你这人怎么这样,白瞎我们认识的这些年了。”
    “我去,你说啥?”扶光要是不身在剑阵,都想冲出去对峙了,“别给自己脸上贴金,我们为什么认识,还不是因为仙帝!你以为我想认识你啊?”
    “你只要不是仙帝的妹妹,你看我会不会认识你!”
    这些话很伤宋柳月的心,可也是实话。
    扶光在守禁地时,还不像现在这般无拘无束。当初在听命仙帝传话,才担了些时候遇到找仙帝的宋柳月。
    宋文章就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下,来的人是谁。
    扶光也懂他为什么这样,给足了面子。
    在守禁地时,扶光没什么空闲时间。
    在离守禁地,扶光无聊到下棋,也就是因为这,和观会认识了。
    可以说,扶光对不喜欢的人有多没面子,更别说还是在他面前只会的闯祸宋柳月,她一向就是惹祸精。
    沧摇思还有能力挡着,只是没有想到剑擦过她的脖颈,划出了一条血痕迹,她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一下,看到了手中的鲜血,不自觉的说:“又是脖子。”
    这划的还挺大,手上的血不断往下滴,一滴就滴到了地上。
    中央剑首剑鸣四动,竟震碎了缠锁的铁链子,剑起朝着她方向来。
    沧摇思本来能躲,只是脑中忽然闪过什么,一瞬的头疼。
    也就是这一次的意外,导致她没来得及躲开,就被这剑刺入肩膀受力往后大退,临近忽然出现的漩涡。
    “摇思!”扶光想去抓她。
    却有个身影比他更快。
    宋文章风尘仆仆的赶来,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在沧摇思要步入漩涡,他堪堪抓到她的手,可剑震得他不住松开。
    他还是没有抓住她。
    宋文章有些呆滞,黑眸子情绪滚动,仿佛看到了久久不见的那人身影,白绫覆面靠在树上,漂亮的唇微微勾起,她在看着他,清冷的声调,“你在意这些人什么呢,要我都不干了。”
    是啊,他在意什么呢,所以他变成了这样了。
    亲情…任何感情都不能伤害他。
    他没能履行说好的话,她不怪他,他也会怪自己的。
    宋文章转身,开始解了扶光的八荒阵,以掌印重新代替中央的剑,起了封印。
    他做完这些,还有一笔账要算。
    “宋柳月,我看你是太自在了,才会把我的话当耳旁风,真当我不能对你做什么?”
    【只能说因果关系了啦,谁又有谁的秘密呢。~~~(¬?¬)    】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一妾皆夫(np)兽人的宝藏我的姐姐与狐说 (1v1 h)小姐攻(futa、gl)梦入星河gl〔纯百〕献囚(NP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