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表小姐只想活下去 1v1 打响名声

打响名声

    因为守节之事,安娆迟迟没有投胎,王守中便先走了,这些年来,她一人居在墓中,因为寂寞,也是因为心中的执念,因为那些个逼她守贞的话语,所以在得知能用纸人做媒介重回阳间的时候,她便想方设法找到了一个可以附身的纸人儿,在每年中元节的时候,出来引诱男子,故意将他们带到王守中的坟前交合,故意给他戴绿帽子。
    燕璇听完,如约将手中的两个纸人儿都给了安娆,安娆却是不要了,她执念已经消失,可以去投胎了,不需要纸人儿了。
    “点睛画魂的方法你还没告诉我呢。”燕璇见她要走,赶紧问她。
    安娆指着她手里未画五官的纸人儿,“五官其他地方可随便画,只要画得像人就行,唯一双眼睛需得用朱砂混以养了五年以上的公鸡血,还只能是其鸡冠血来做点睛之笔,如此才算画好了魂儿。”
    许是因为燕璇帮她了了执念的缘故,安娆又另外说了几个关于纸人的使用。
    纸人还可以用来拘魂,可以用来给活人做替身。
    将鬼魂哄进其中,朱砂点在其头,腹,脚叁处,就能锁住鬼魂。
    给活人做替身比较难,目的是用来迷惑鬼,让鬼以为这是一个真的人,从而放过真正的人。
    做替身用的纸人和给鬼附身的纸人,用料上完全相反,需得用松柏桃银杏树几种阳树做纸,山柳枝做骨,画魂时在其后背上写上做替人的生辰八字,就可以了。
    除了纸人外,稻草人,布娃娃,泥人儿这种,也能达到同种效果,只不过其他的多是要用咒法加持,一般人做不来。
    “劳你再帮我看看这些符咒。”
    看她好说话,燕璇又将那些符咒拿了出来,让她帮忙看看这些符咒能不能驱鬼。
    符咒一共二十六张,有用倒是全都有用,只是没有咒语加持,也就上面的朱砂能辟邪,作用不大,与其用符咒,还不如直接用朱砂攻击。
    至于咒语,安娆就不知道了,这些需要师门传承,祖师爷加持,一般人就算照着念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大作用。
    告诉完燕璇这些,安娆便离开了,燕璇没有多看,也去沐浴净身了,还不知她此番渡走安娆,会在京城阴阳两界掀起了多大的风浪。
    燕璇洗完澡,坐在窗边细细擦着头发,偶有热风吹进来,吹动湿发和衣摆。
    张书颜来时,燕璇的头发还未全干,她一进门就火急火燎问道:“安娆是你渡走的?”
    燕璇点点头,“你消息可真灵通,她才刚走没多久。”
    “可不是我消息灵通,而是方圆百里的鬼都在议论这件事情,那安娆可是只百年老鬼。”
    燕璇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一下,“我看她和一般的鬼没什么两样,挺好说话的。”
    燕璇将昨晚的事情与张书颜说了说。
    张书颜听完,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你可知王家人当年是怎么死的?”
    燕璇摇摇头,百年前的事情她如何知道。
    “安娆与我一样,都是红衣厉鬼,含怨而死,死后不甘离去,向夫家报仇。王家当年乃是皇商,财大气粗自不用多说,像这种人家,祖上必是有大功德,大福报,比起如今陈家来,只好不差,她想报仇几乎不可能,可她就是那样的运气好,正好碰上天下动荡,皇权更迭的时候,王家身为皇商,难免有所牵扯。
    在天灾人祸的加持下,硬生生让她破了王家的百年气运,灭了王家满门,还杀了不少王家请来降伏她的道人僧人,其凶狠程度,又怎么可能会被你一只小铃铛吓住。”
    “那不然她怕什么?”燕璇想了想,是怕宋青阳吗?
    是了,昨晚杜若生被她迷惑,宋青阳不过吼了两声,她就赶紧将人放了。
    他们拿走她的纸人儿,她也不敢现身来抢,一直到宋青阳离开,她才出现。
    宋青阳身上的煞气真有这么厉害吗?竟能让只百年老鬼这么忌惮?还是说,宋青阳身上的煞气不仅仅能吓唬鬼,还有别的用法?
    燕璇问张书颜。
    张书颜也不知道,只能帮她往别处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打听到究竟。
    “经此一事,你的名声算是在阴阳两界打响了,日后不仅鬼怪会来找你,人也会来试探你的虚实。人心多险恶,比鬼更可怕,你无门无派,没有师门庇佑,想要在他们之中立足需得有一定的实力才行。”张书颜好心提醒她。
    这可让燕璇头疼了,她这半路出家的人,哪有什么实力,连现在手上的这些法器符咒都还是从道垣子那儿得来的,才刚刚弄明白所有东西的用法,再多的就不知道了。
    不过仔细一想,她仅仅是为了帮孤魂野鬼完成生前执念,又没有旁的心思,与其他道人井水不犯河水,又何必怕呢?
    “你这么认为就错了,你日后再处理阴阳事,难免会碰见其他道人,到时候斗起法来你怎么办?他们可不像鬼那般有诸多限制。”
    “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说。”
    燕璇能有这么大的底气,是因为上回对付道垣子时,她发现道垣子的道术对宋青阳根本不起作用,想来其他道人也是一样,如此一来,只要抱紧宋青阳的大腿,管他们是人是鬼都不带怕的。
    张书颜看她胸有成竹的模样,也就没有再继续劝了,问问了陈家祖坟的事情,便就离开了。
    与张书颜聊上一通,燕璇的头发已经干了,稍稍又坐了会儿,燕璇起身坐到梳妆台前,喊了个丫鬟进来梳头。
    燕璇盯着镜子,瞧着丫鬟一下一下慢慢梳过,也不知是不是瞧久了,她总觉得镜子里的人有些不像她,于是她故意翘了翘嘴角,又耸了耸眉头,镜子里的人都和她做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不同,或许是她想错了吧。
    燕璇收回视线,突然发觉什么,问丫鬟:“今天厨房送来的粥咸不咸?”
    “回表小姐的话,今儿的粥不咸不淡。”
    “今儿的太阳大不大?”
    “回表小姐的话,今儿的太阳非常大。”
    “今天我的头发顺不顺?”
    “回表小姐的话,今儿您的头发顺极了。”
    燕璇轻笑一声:“你都摸不到我,怎么知道我今儿头发顺极了呢?”
    突然地,燕璇又看向镜子里,她还是她,身后的丫鬟却是个古古怪怪的模样,面上正挂着个诡异的笑容,瞧得人毛骨悚然。
    “表小姐的警惕心还真低,这么久才发现不对劲。”
    说话间,丫鬟收了鬼遮眼,露出了真容,竟然是个男人。
    男人皮肤黝黑,手上满是老茧,指甲盖里全是泥巴,瞧着是个常年耕作在田间的农汉,然而他身上却穿着一件明显不合适他的丝绸衣裳。
    燕璇又看了看他的面貌,嘴唇乌黑,面色也发黑,应该是中毒死的吧。
    “你来找我,可是听说了我渡走安娆的事情?”


同类推荐: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末日生存法则(NPH)我和我的冒险团武侠世界轮回者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重启最终纪元我的体内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