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死水(1v1,H,BE) 第八十三章闻闻吻吻(H)

第八十三章闻闻吻吻(H)

    “又想闻哪?”她今天像只四处找骨头的小狗,也不知道看上了他身上的哪条骨头。
    毛茸茸的脑袋从颈侧一直蹭到胸口,在燃起一团火后,不期然停在更靠下的地方。
    “这儿吧。”小狗偏偏挑了处没骨头的地方,一只手很熟练地将目标刨了出来。
    “你有好好洗过哎。”听听,这说了些什么。
    魏枳的喉结动了动,还没说话便看到她的唇落在半软的根部。
    “云云!”将她的脸隔开,却阻隔不了滚烫的吻燎原一般点燃激情,“不行。”
    “明明是你问我想吻哪里的嘛……”
    闻……吻……
    又被她戏弄了,偏偏始作俑者还一脸委屈巴巴。
    魏枳拉过她的手握住勃起的鸡巴,“除了嘴巴,都可以。”上次被呛红的眼睛还历历在目,他可不想再见一次。
    岚筠轻轻勾起嘴角,以退为进还是那么好用,否则以魏枳的原则,肯定又以她身体没好全为理由全部拒绝,哪像现在。
    “好吧,听你的。”
    虽然没有继续口,但她的脸依旧近在咫尺,连呼吸都无比清晰,握紧手中越发粗硬的肉棒,随着小手在肉粉色的皮肤上游走,眼睛盯着凸显的青筋渐渐流露出迷离的神色。
    忍不住也想逗弄她,裙底的内裤在大手的抚摸下湿润出一片小小的深色,手指将它拨到一边,拇指按揉凸起的豆子。
    双腿岔开又紧紧并拢,纤巧的五指紧贴肉棒。
    “嗯……还要……”短暂的高潮后被插入一根手指,她张开腿不满地皱眉。
    “馋猫。”魏枳若有似无地瞟向猫窝的方向,视线落回岚筠涨得更红的脸颊,依言插入第二根,在紧致的甬道内由浅入深地开拓,至深处再一下又一下地抠挖。
    龟头吐出一缕黏液,被她的手心抹开,冠状沟下的褶皱落下细密的刺激,连根部与阴囊都受到温柔的抚弄。
    呻吟的小嘴格外诱人,气息一阵吹拂打在咫尺之内的性器上,他忍不住重重摩擦肉穴内的敏感,直到她闭上眼颤抖着娇喘。
    迷离徜恍的目光惹人怜,她呻吟了几声,用颤抖的尾音嗔他:“你怎么还不射?”
    语气里甚至有几分沮丧,腿根磨蹭着他的手背,穴肉抽搐着吮吸。
    “想看?要这样……”手指猛地深入,却是叁根,小手瞬间握紧龟头。
    “跟我一起。”
    忍耐到极限,不管她求饶的呻吟,大手覆在她的手背,几乎同步的节奏,十数下冲击后清澈的与白浊的液体都落入手心,连脸颊上微粉的肌肤都被波及了些。
    那点白色濡湿了薄薄的绒毛,向着精致的颌角流去。
    魏枳将她抱起分开腿坐了,手指一动,温热的水流便从小穴涌到他大腿上,指尖又抠弄了两下。
    “别……混蛋……”流淌出的不像别的,仿佛是她的羞耻心,为什么会流这么多水啊!
    “云云刚才还说很喜欢的……”魏枳将湿漉漉的手指举到她眼前,“要wen吗?”
    “你!”
    带着体液余温的手指将脸上的白浊抹开,又被放回他的唇间舔吮。
    女人红艳的舌尖试图去触碰被抹过的地方,无果后,凑上前来与他争抢。
    “阿枳别这样诱惑我……嗯……嗯呃……嗯……”
    唔……被她咬住唇,原来我才是她的骨头。
    肉棒被吞入一片泥泞的穴口。
    那我会做一根让小狗满意的骨头。
    激烈的抽插是被压抑许久后爆发的宣泄,扶着她前后晃动的腰,魏枳恨不得将那处紧致的花径堵死,伴随着更多的咿呀,悦耳的音色怎么也听不够。
    只是……“再大声一点,小七就被你吵醒了。”
    明明是他非要动,竟然还怪到她头上。耳根红透,岚筠闭紧唇,却依旧忍不住声带的振动。
    耳朵旁魏枳低笑起来,她气得张嘴咬住男人的肩膀。
    他的动作立刻停下来,捏起女人的下巴,笑吟吟地问:“怎么连脱衣服都不会了?”
    解开两粒扣子,他干脆抓着下摆将上衣利落脱掉扔在一旁,将她的唇按回光裸的肩头,叮嘱道:“咬紧一点,别出声。”
    “?啊嗯……”下一秒岚筠便理解了话中的涵义,她死死扒住他的背,虽然被托着屁股,但依旧害怕,不是害怕从突然起身的魏枳身上掉下去,而是怕鸡巴操得更深。
    “嗯……嗯呃……”还没走出客厅,岚筠的嗓音已经跟大腿一样开始痉挛颤抖,两团乳肉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肩头一阵刺痛。
    突如其来的收缩让魏枳忍不住直接将她压在一旁的墙上,狠狠朝不停流出淫水的腿心操了几十下。
    修长的腿从他的腰间滑落,脚尖绷直又舒展开,贝齿早就松开,湿乎乎柔软的唇瓣贴在牙印上,只能发出些啜泣般的小声呻吟。
    生理性的眼泪从餍足沦陷的眼眸滑落,魏枳将它们吻掉,又勾起两条腿,“乖,还有一半。”
    “不要了……会坏的……阿枳……”她抬起头,昏黄的灯下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美得醉人。
    “可以咬另一边,”他佯退一步,“真的不要?”
    “你、你轻点……”好像只是跟他单纯对视,小穴就已经又发痒了,怀念起刚刚销魂的舒适。
    岚筠将脸埋回同侧的颈间,手一并揽住,“别太深……”
    “好……不过,别咬脖子。”
    背后的皮肤被拧了一把,魏枳忍着笑带她回卧室。
    短短一段路,费了大把时间,等终于躺到床上,岚筠迷迷糊糊抱着男人骂,“无耻……唔……是不是想操死我……混蛋……”
    柔软的声线让这一切听起来仿佛在撒娇,更不用说她正趴在他这个混蛋怀中,喷了不少水的小穴紧缠着鸡巴不放。
    没忍住在墙上多要了她两次,现在胳膊也有些发酸,魏枳瞥见肩头的牙印,就照着一处咬,这只小狗也坏的很。
    “一会儿射出来,今晚结束好不好?”撩开她的发丝,手臂顺势揽住腰肢轻轻一按,在她呻吟的间隙,接着问:“叫这么骚还是真的想让我操死你?”
    “不、不要了……”伸出舌尖勾住他柔软的耳垂,感受到小穴中的胀意,又将通红燥热的耳朵舔了个遍才放低腰身贴紧他的胸膛,接着拱火。
    “要你射进小骚逼……奖励……一个吻……”
    口是心非,出尔反尔,恶劣得让他着迷。
    “哈啊……真乖……”岚筠的唇移向眼神炽热的男人,他热烈的渴望侵占整个口腔,完成最后的交融。
    在高潮的时候跟爱的人接吻,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眼睛又哭红了,云云。”手指温柔地抚过她的眼角。
    “我也不想哭嘛,都怪你。”她埋怨道。
    “那我也应该哭一哭,肩膀好痛。”
    岚筠看了一眼撑着上半身的男人,肩膀上的咬痕红得像要出血,她弯弯眉梢,“那你哭吧,我也帮你擦眼泪。”
    魏枳很不满意,“无情。”
    “是你不给我机会的。”笑意更深。
    “那只能再创造一下机会了,”翻身将她压下,魏枳眨眨眼睛,“拜托云云一会儿再用点力吧。”
    “哎!说好结束的……嗯……赖皮……”
    没有了几天前欢爱时的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压抑在心底的欲望像挣脱出笼的兽,在她一声声娇吟中越发兴奋。
    侧身的体位只为了让自己进得更深,是打算好了今天要把她的小穴重新操熟,于是哪一处都不想放过。
    “云云……喜欢这里?……嗯……放松……”
    深处的软肉被顶了几下,就涌出一阵水光,暖洋洋湿漉漉地悉数浇在他的腿上。
    “不行了骚逼还有这么多水……云云……”
    他咬住摇摇晃晃的耳垂,“真的饱了?”
    从接连不断的抽送里勉力找回一丝理智,“啊……啊……嗯……”
    乳头被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大手的温热落在微冷的皮肤上,灼烧似的酥麻。
    “真的?”
    他不疾不徐地又问了一遍,手从乳肉上离开去往下一个地方游走,腰际、小腹、大腿……温柔的抚摸在急风骤雨的操弄里撩拨出阵阵醉人的安逸,岚筠忍着耳朵传来的痒,又嗯了一声。
    背后的人叹了口气,微哑的嗓音是自我拉扯后的无奈,“可我没饱。”
    双臂将她环紧,脸颊轻蹭她的脸颊,撒娇的意味浓到不言而喻。
    明明肉棒正撑得她发胀,还要一副求她同意的模样,岚筠失笑,将他的手拉到抚摸的起点,“很舒服,再舒服一点我考虑喂你……”
    “云云想怎么喂?”
    怀里的人不答,直到温存得到满足,他的手伸向身体交连的方向,她才睁开雾一样蓄满水汽的眸子。
    转身在他胸口描摹了一个爱心的形状,“当然是用最后一点力气……满足这个贪吃鬼。”
    短暂分离后,魏枳仰头凝视着她,细腰的婀娜,白兔的弹跳,都比不过爱人的一双眼睛。
    两两相望,在肉体交融的顶峰,连思维仿佛都能共鸣。
    他忍不住起身将自己送入更深的地方,将岚筠抱在怀里配合着她的律动一下又一下地越发用力,不再压抑的呻吟,连带着腰软腿紧,最后归于闷闷的呜咽,肩上的牙印又深了几分。
    “抱紧我……唔……”
    低沉的喘息是最好的催情剂,柔软的唇落在他赤裸的皮肤上,不知道该吻哪里,只是碰触就已足够满足。
    “好爱你……”
    “我也是。”
    射精短暂又漫长,他沿着脉搏的跳动吻过脖颈的皮肤,感受着湿软的舌一遍又一遍舔过他肩头的咬痕。
    “小橘子饱了吗?”
    “嗯。”
    浅浅的笑声漾起一圈柔软的光晕,岚筠抬起头,“那吻吻我。”
    细细的吻落在脸颊又移到唇瓣,不敢太深,太放肆。魏枳看着她半闭朦胧的睡眼,生怕自己又忍不住,克制着最后在额头吻了一下。
    将累得昏昏欲睡的女人抱进浴室又抱回床上,不得不承认他自己也有些累了。
    “今晚还满意吗?”
    “嗯……”
    “云云喜欢跟我做吗?”
    “嗯……”
    “是不是比前男友都要好?”
    “嗯……?”
    已经快睡迷糊的人忽然惊醒,一双清澈的眼睛看到魏枳的脸逐渐变红。
    就在他准备收回这个要命又尴尬的问题的时候,女人又闭上眼往他怀里蹭了蹭,“嗯,确实是。”
    假装听不到他胸腔里震耳欲聋加速的心跳声,她睡得安然,反正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是怕他心跳太快,她还想跟他坦白第一次做甚至觉得那根鸡巴是为她长得一样。
    看来,要等阿枳的心理素质再提高一些再说了。
    唯一的不满意大概就是第二天起床腿根有些肿,腰也发酸。


同类推荐: 执念沦陷(1v1H)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色情生存游戏(NPH)纵容她(1v1 出轨 高H)绿茶白月光女配的反杀(1v1 H 甜)[nph]绿茶婊的上位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炙岛[校园H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