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玫瑰债(高H1v1) 中伤1

中伤1

    *
    乔烟刚从景翼科技回来,就被告知正森有人来。
    “二小姐,人还没走。”
    余青青小声道,乔烟闻言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来的是哪个不好赶的大佛。
    她眼皮子一抬,果不其然透过会议室看见一个颀长身影。
    “他有什么事?”
    “徐少说要跟您谈生意,见面谈。”
    “我跟他没生意可谈。”
    可乔烟也知道这人只能她自己赶,旁人能在徐怀柏手下面不改色站叁秒都是多的。
    于是她推开会议室的门,带着一身春寒料峭的冷,闯入室内温暖。
    徐怀柏穿的一身驼色大衣,是以前从没见他穿过的颜色,乔烟眸色微凛,语气很淡,“徐总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请二小姐赏脸谈个生意,谈何大驾光临?”
    “那我有话直说,我跟你没什么可谈,生意也没有。”
    乔烟跟他一双桃花眼对视,眸中冷然毫无触动,徐怀柏还是一幅笑颜,仿佛天生这样好脾气。
    像是海城一梦,两人都变回了原本的样子,或只是伪装。
    “不谈生意,谈恋爱也行。”
    “滚吧你。”她脱口而出。
    “这才多久没见,你就这样不待见我?”
    乔烟依旧不起波澜,面上疏离而冷淡。
    他笑容一僵,勉强绷住,“我真是来谈生意的,VR的项目要和政府接头,资金需求大,盛杉背后有钟家,但资金跟不上,而正森不差钱。”
    “我也不差钱。”乔烟语气淡淡。
    “但也没必要让你走私账。”
    “本来没必要,但今儿你来了,这个私账非走不可了。”
    徐怀柏突然就笑了,说,“乔烟,生意不谈就算了,怎么还开始杠我了?”
    乔烟丢给他个白眼,“找你茬呢,在赶人,不明白?”
    “那我不也一样?找借口呢,在追你,不明白?”
    “明白,不答应,能不能滚。”
    “不能。”
    乔烟觉着这人来之前肯定做过脸皮工程,这都还赶不走。
    徐怀柏站在她面前五步远,说着就抬脚上前,“没事,今天不能,明天说不定就能了。”
    “你哪来的自信?”
    “没点自信怎么追求你?”
    如果手边有水,她真想泼他脸上给他清醒清醒。
    果然那天晚宴再次狗血重逢就是他们狗血的开始,她默默扶额。
    原本平静的心绪其实也没那么平静。
    乔烟也是后来才知道徐怀柏是首都徐家的独子,母亲老家是重城的,所以被发配过去上了个高中。
    而乔烟自小就在重城长大,小时候还常回首都,但几乎没有关于他的记忆。
    徐家跟钟家关系还不错,首都圈子就这么大,其实除了乔烟,大家都是熟面孔。
    “我还要工作。”乔烟再次赶人。
    “那我看你工作。”
    徐怀柏弯眼笑,那叫一个无辜又理直气壮,“你做你的,我看我的。”
    “你今天怎么才能走?”她有些不耐烦。
    “我说了我是来谈生意的。”
    “好啊,谈,”乔烟放弃了,下一秒就给他下套,“你出资,利润名头我九你一,成不成?”
    “成。”他竟然一口答应。
    “明天重新拟订合同,劳烦徐总亲自走一趟景翼。”
    他追人跟高中那会儿其实不太一样了,当时他喜欢给人抛枝儿,诱着对方往他的坑里跳,临了头再打直球,现在一来就是一记直球。
    “好啊,不过我觉得,这事儿也需要二小姐在场才好办。那么明天下午,盛杉楼下见?”
    徐怀柏走近,两人距离只剩一步,他背光,身量又高,身前阴影笼着她,唇角的笑若隐若现。
    “为了方便联系,我想可能需要二小姐把我的号码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乔烟后退半步,终于没忍住拿过一旁会议桌上的文件摁到了他脸上,说,“想得美。”
    徐怀柏哈哈大笑,拿下脸上的一沓资料放回去,乔烟已经转身拉开了会议室的门。
    “乔烟。”
    他叫她,后者头都不回,高跟鞋踩在瓷砖上的声响分外大,光看背影都觉得可爱。
    但他忽的放低了语气,也没了刚刚的戏谑之意。
    “上次说的温如许的事儿,你还是注意一下。”
    乔烟脚步顿了顿,关上门走了。
    *
    江森听说了正森要参与进来后毫不意外,只是安排了专车来接乔烟。
    乔烟的司机这两天请假,余青青驾照又刚到手不久,声称负不起二小姐的安危拒绝开车,她只得把重担交给了江森,全然忘了徐怀柏要亲自来接的事情。
    于是这天盛杉楼下停了两辆车。
    一辆是景翼的专车,黑色卡宴,一辆是徐怀柏在从首都车库里提的旧车,迈巴赫越野GLS。
    卡宴来得更早,徐怀柏来的时候乔烟已经站在车前了。
    迈巴赫刚停下,徐怀柏直接把谢醒赶下去,然后就看见了不远处的情景时。
    下午的天灰蒙蒙的,首都的空气质量一贯不太好,到处都是灰白的,一身酒红大衣的乔烟便分外醒目,漂亮又生机。
    卡宴里走出一个黑色大衣的男人,细框眼镜,两人站在车旁说着话。
    又是温如许。
    “呦,你前女友这么快就找下家了。”
    谢醒颇为流氓地吹了个口哨,“看来你不行啊。”
    徐怀柏冷眼睨他,“也不知道是谁跟刚从监狱里捞出来的似的。”
    谢醒身上衣服皱巴巴的,头发也乱,整个人一个跟刚睡醒似的状态,但其实是为了从谢家跑出来一宿没睡,着实狼狈。
    “什么监狱,会不会说话。”
    他皱眉,完了又说,“我这,看着不比你更像被甩?难怪你前女友不要你,谁分了手还这么满面春风?”
    “说的跟你不是被甩似的。”徐怀柏反讽。
    “我那是客观原因,你呢,就真是被人嫌给甩的,诶,两次都她甩的吧?”
    “再说一句我给你送回去。”
    “不占理怎么还带威胁人啊?”
    谢醒睨他一眼,徐怀柏还往乔烟那儿看呢,那眼神越来越冷,下一秒就要上去弄人的感觉。
    或许是眼神效应,乔烟忽的回头,视线与他撞了个正着。
    只一眼,她又转了过去,跟没看见似的。
    徐怀柏冷在原地,气场低得冻人。
    不是告诉她了别跟温如许扯一块儿。
    他颇为烦躁地揉了揉头。
    谢醒还在问他关于阮婧的事儿,“阮婧签了你前女友的公司,怎么着儿啊,我的幸福还跟你的倒追计划挂上勾了。”
    那边,乔烟突然朝温如许凑上去,两人脸好像贴在了一块儿,她手按着他的肩膀,笑眼弯弯。
    很像接吻。
    温如许没动,像是乔烟凑上去蜻蜓点水的一吻后又离开。
    离开后,她站在原地,似乎是不经意的,朝徐怀柏一个指向性意味颇浓的笑。
    徐怀柏一下就火了。
    “自己打车去别苑。”
    丢下这一句,他抬腿就往乔烟那边走,压不住话语间的火,连带着谢醒都被他这一句打懵噤了声。
    再一转头,看见那边盛杉写字楼的身影他就懂了,但谢醒凑热闹不嫌事儿大,一边叫着车停这要罚款,一边跟着过去,要瞧着这位爷发火。
    乔烟不躲不闪,大大方方跟他对视,温如许原本是背对的向着乔烟的方向,此时也察觉些许转过身来,看见徐怀柏后眸中闪过诧异。
    徐怀柏双手插夹克口袋里,黑色牛仔裤衬得身高腿长,外套是个北欧潮牌,嘻哈元素,配着如墨深沉的眉眼,从上到下都写满了“不爽”两字。
    他在两人面前站定,视线一直钉在乔烟身上,后者嫣然一笑,不说话,但能从那双漂亮的凤眼里懂她的意思。
    她意思很简单明确,你的来得不巧。
    或许还有第二层意思,你怎么还不走。
    而徐怀柏显然两层意思都领会到了。
    但他没动,就站两人面前,他比温如许高,低眉一睨,压迫感就能拉满。
    温如许戴着副金丝眼镜,不笑的时候还是温润的,只这时那副面具不太挂的住,“有事?”
    徐怀柏不应。
    他直接往后对着乔烟来一句,“什么时候上我车?”
    那语气就跟打群架前喊话似的,生硬地压着怒气,又生怕人听不出来。
    但说的话又跟找茬没半点关系,反而越品越卑微。
    就很滑稽。
    跟上去的谢醒当时心里就两个字,丢脸。
    看着自己女人跟别的男人调情,不上去给情敌来一拳,反而低声下气问一句,上不上车。
    白瞎了这一八九的个头。
    比徐怀柏矮一厘米一八八的谢醒在心里如是说道。
    乔烟也没反应过来,愣了两秒,转而没忍住笑出声来。
    “你一直在这守着的?”
    徐怀柏抿唇,而她往他身后探了探身,看见那辆迈巴赫后收了笑,视线从一脸八卦的谢醒身上滑过。
    “啊,看来是的。”
    “走不走?”
    他不耐,只因温如许还在这碍他的眼,后者神色平静,他却冷瞪了他一眼道,“江森还在等。”
    乔烟没动,朝一旁的卡宴点了点下巴,说,“这儿呢,他派的车。”
    “坐我的,我有话跟你说。”
    说完,徐怀柏也不想再纠缠,直接伸手去捉她手腕,但被温如许拦下了,“你是来接人还是抢人的?”
    “关你屁事。”
    说着就又要去抓乔烟,乔烟往后躲了两步,笑容也缓下来,“都不问问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
    “我真有事跟你说。”
    徐怀柏还是这句话,显然的是乔烟不吃他这套,“什么事啊?公事还是私事?公事跟我助理说,私事不用说,不想管。”
    “乔烟。”
    他微微凛了声,打心底不接受她这副带刺的模样,一天两天还好,可她分手后一直都是这副样子。
    以前她是柔软的,面对外人的冷漠在他面前总会褪下来,像一团棉花,真实而洁白。
    如今回了首都,乔烟是彻底变了,还是也对他上了一层防备。
    徐怀柏原本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他们变了。
    明明一切都是温如许干的。
    直到他今天刚开迈巴赫的时候,看见旧车后座里遗漏的一张正森的名片,夹在座缝里时才惊觉,他把温书予给忘了。
    乔烟是个闷性子,什么都藏心里,你不说她也不问,但会默默给你记上一笔,解释没用,反驳没用,她压根不会信。
    还有校长办公室外的那份文件,他今天专门一查,发现是带乔烟的教授。
    而那天他跟温书予前后脚进去的,校长室的门也不隔音,高跟鞋噪音尤其大。
    一切蛛丝马迹串联在一起,让徐怀柏猛然懂了,他们掰不全是因为温如许,还有他自己的原因。
    他今天是真的想来解释的。
    但乔烟也是真的不想听。
    “你要是有正事,现在就可以说。”
    乔烟说着,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以一种傲慢的语气缓缓道,“毕竟,你也知道,现在多少双眼睛都盯着我的。”
    “你要再这样,说真的,对我,实在是影响不太好。”
    “对你呢?那就算了吧,你花名在外,也不差我这一个吧。”
    *
    “你额头上的疤已经淡地差不多了,正常社交距离注意不到。”
    温如许开着车,乔烟没坐副驾,真就把他当司机,补充道,“我刚刚仔细看过了,没关系了。”
    “嗯。”
    疤是被徐怀柏揍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的,流了点血,后来结痂掉落,成了一道小小的疤。
    乔烟贴上去就是为了替温如许看,但她也利用了他,故意呛徐怀柏。
    两人其实什么都没发生,只她偏想让徐怀柏窝心罢了。
    徐怀柏的车还跟在后面,时不时响起几声暴躁的鸣笛。
    乔烟把他当空气,垂眸看了一眼手边的礼盒,是温如许来首都给她的礼物,一对香薰蜡烛。
    丹麦小众品牌,香味非常贴近自然,尤其是水生,木质,花香调。
    乔烟点开微信,同意了一个好友申请。
    对方很快发来几张截图,还有少量资料,她没看,直接看的对方最后一句话。
    「查验过了,茶叶里的确含有大量安眠成分,远超安全指标,食用过量对身体危害很大。」
    她面无表情,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回复道,「明早来趟盛杉,我这还有一对蜡烛要拿去检验。」
    徐怀柏就是来做慈善的,哪哪不过问,唯一的就是注意力全程不集中。
    于是谈判过程顺利异常,乔烟叁两拨千斤就给正森套牢了,让出来的利润都到了盛杉名下。
    她有计划,随着游戏市场的发展,来年大热是必然趋势,而盛杉握着不少IP,连授权费都不用,恰好可以随着电影的爆火衍生游戏产品出来。
    而正森旗下的科技集团就能解决技术问题,乔烟目前甩不掉徐怀柏,那就利用他好好捞一笔。
    然而某冤大头还浑然不知,生意谈完到了饭点,一伙人在一家高端私厨吃晚饭的时候,他还兴致勃勃跟江森过了两个来回的酒。
    温如许不在,因为被他叁言两语堵走了,他只是江森的大学同学,这种局理应不该来。
    乔烟想溜,找了个去洗手间的借口就走,但她没想到徐怀柏能追得那么快。
    “这就想走了?”
    这家客人不多,大都是预订,此时走廊上只有他们两个,徐怀柏几步就能追上她,往前面一站就堵住了她的去路。
    “我去下洗手间,难不成徐总要一起?”
    “那倒不是,我是看二小姐的包重量不轻,拿着去不太方便,想来帮个忙罢了。”
    明摆着是看出她想走了。
    “徐总真是热心,不过我想我并不需要,洗手间内有挂衣架。”
    徐怀柏底线一声,“乔烟,这儿没别人了,还玩呢?”
    乔烟笑容不减,“徐总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很认真严肃的。”
    他眯眼瞧她,半响,抬腿走向她,她正要再开口,他却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唇。
    没用力,一点都没有,只是罩着,他身上凛冽的烟草气息就扑面而来,徐怀柏低着头,视线却不在她脸上。
    他另一只手揣兜里,垂眸像在翻找着什么,乔烟眯眼,心里冷笑一声,张唇用舌尖碰了碰他的手心。
    徐怀柏手跟触电一样往回缩,另一只手里刚翻到的东西也差点掉下去。
    那是一只镶钻耳钉,在灯下闪着璀璨的光,乔烟认得出来那是她丢的那只,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左右懒得找就没管了。
    没想到在他这里,她抬眸,眉头微皱,“做什么?”
    徐怀柏掌心还残留着一点濡湿,让他一下没回过神来,闻言被唤回了思绪,收起了不合时宜的心思。
    “寿宴那天你跑掉的,我捡到了。”
    “那还给我?”
    “我好心好意给二小姐送过来,二小姐不给点表示?”
    乔烟呵笑一声,“你想要什么表示?”
    “一个吻,我就还给你。”他笑着说,跟个流氓似的。
    她闻言接话接得从善如流,不假思索,说,“换个说法吧,一个大嘴巴子。”
    ————
    小碎片:
    柏荟澜山同居的时候,徐怀柏其实拿乔烟的账号注册过一个游戏。
    那会儿乔烟还在洗澡,他百无聊赖,突然想玩会儿游戏,但手机没电关机了就拿了乔烟的。
    开锁很简单,刚好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某温微信影响心情,他就很开心地拿她号下载注册了游戏,但新号嘛,段位低,装备差,他第一把没打完就没兴趣了。
    然后他就把乔烟帐号登自己手机上了,游戏账号也给代练刷,刷着刷着满级了他还给忘了。
    再想起的时候是他重新追她的时候,为了刷存在感嘛,他就登了她的游戏账号有事没事打一打。
    然后她号上的好友看见她天天打游戏,还默默给她贴了网瘾少女的标签。
    后来有一天,也是徐怀柏还在追乔烟的时候,周遥入坑了,一看,乔烟望尘莫及的段位,就心痒痒地发了邀请,打了几把。
    结果对方告诉她不是乔烟本人,看语气操作都不像女的。
    周遥八卦啊,况且还有一个穷追不舍的徐怀柏,当晚就去找乔烟求证,把她游戏主页一甩,非常霸气地问,「女人,你背着我有狗了?」
    乔烟当时刚跟人吃完饭,喝了几杯低度数果酒,还是有点上头,看了那个主页没一会儿就想到了。
    于是她们的聊天记录是这样的。
    周遥:「!!!你背着我有狗了[图片]」
    乔烟:「嗯,舔狗。」
    乔烟:「你看着点,等他这个赛季打满了告诉我,我把密码给你。」
    然后又菜又爱玩的周遥只花了一晚上就给输到底了。
    徐怀柏一上号,看了战绩一口气差点没提的上来,还好周遥给他留了言说密码乔烟给的号她是打的。
    徐怀柏就开始矛盾了。
    一边是自己牺牲睡眠时间打的段位,一边是终于乔烟这儿多刷了一抹存在感。
    但他真的对游戏有种执着的胜负欲。
    乔烟就是知道他的这种胜负欲。
    于是第二天她就亲自来掉分了,叁天就作下去了,信誉也给作完了差点封号大礼包。
    这回徐怀柏没纠结了。
    因为他果断选择了换种方式刷存在感。
    徐怀柏:别作我号,作我。
    乔烟:嗯,一块儿作。


同类推荐: 执念沦陷(1v1H)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色情生存游戏(NPH)纵容她(1v1 出轨 高H)绿茶白月光女配的反杀(1v1 H 甜)[nph]绿茶婊的上位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炙岛[校园H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