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不是天堂 (1v2 含骨科) Chapter39.学校进行时

Chapter39.学校进行时

    时间齿轮倒转回季昭还在沉睡时分。
    昨夜下过一场雨,晨起时温度凉快了些,夏日的燥热终于败下阵来,只能在秋风乍起中苟延残喘。
    略过身边的是一个个早起上学的学生,季凛倚在走廊,眼神轻轻扫过每个擦肩而过的女生,手里的电话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拨出去。
    仍然是关机。
    他暗灭手机,塞回裤袋,上课铃响的那一刻,他明白季昭今天是不会来学校了。
    从昨夜开始,他和她失去了联系。
    但这次季凛没有像上次那样急着找她,无论昨夜他有多措手不及,他都清楚地知道季昭去了哪里,以及这一夜,她和谁在一起。
    他盯着地面干站了一节课,早自习结束时还是朝着二班的教室走去。
    二班的班长是个身材魁梧的男生,看起来憨憨的,近期轮到坐最靠近后门的座位。季凛走近后门时,他正扫完桌上的书本,打算趴下补个觉。
    季凛稍微迈进一点后门,已经看到了季昭座位的空荡,他在班长肩头一推,“季昭来了吗?”
    班长挠挠头,认出说话的是季凛,奇怪的反问:“没有。你也不知道她去哪了?我们班主任说她连假也没请。”
    季凛沉默点点头,正准备离开,刚迈出去又收住脚步,犹豫片刻后转回身,“江彦舟呢?”
    班长虽然疑惑他为何会问江彦舟,但还是老老实实把班主任告诉他的信息转述给季凛听,“他生病请假了。”
    “是么?”季凛眼神不知聚焦在哪里,两个字出口与其说是在同人讲话,不如说是下意识的呢喃。
    “是啊。”可对方全然没意识到,也没责怪被打扰了睡眠,甚至和不算太熟的季凛闲聊起来,“今天邪门了,两个请假的,两个失踪的,袁奕森和季昭一样不知道发生什么了,都是没请假。”
    季凛有点烦,没回答他,朝他挥挥手离开了。
    袁奕森肯定还在家睡觉,但有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季凛回班里的时候,程野正趴在课桌上睡得昏天黑地。
    今早他被女朋友以好好学习为由强行押来了学校,好在有季凛主动陪他,他绝望中勉强得到了一丝安慰。
    听到后座声响,程野挣扎着爬起来,侧身将手搁在季凛桌上,迷瞪着眼打了个哈欠,“你一早上去哪了?”
    季凛没理他。
    程野继续念叨,“昨晚上追上你家大小姐了吗?”
    季凛被他说得更烦了,脸色很不好看,程野算明白了,“没成功啊?都一晚上了她还没消气?”
    说起季昭生气,季凛又想起刚才二班班长提到袁奕森,忽然皱起眉转移了话题,“你知道袁奕森和季昭有什么事吗?”
    季昭生气袁奕森整江彦舟,误会他也牵扯其中,这些季凛都能理解,她也不是第一次做出偏袒那小子的事情了,但她在包间里指着袁奕森,歇斯底里的冲他吼的那句“你知道他是什么东西吗”,很明显另有隐情。
    程野突然也不困了,昨夜季昭的样子确实让人起疑,后来虽然没人议论,但明眼人都能看出她和袁奕森有超出江彦舟的过节。
    他收起一身懒散,试探着说:“他们虽然在一个班,可平常又不在一起玩。如果真能产生矛盾,还瞒着你,会不会......?”
    程野话没说全,可季凛眼神却瞬间冷下来,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当然知道袁奕森在男女关系上是个广撒网、一起捞的渣男,可他最后的良心表现在向来渣的明明白白,一点不藏着掖着,接受袁奕森的女孩也都是各取所需、纯属自愿。
    季凛从未想过他会把主意打到季昭身上。
    “要不我找人查查,黑进他手机什么的。”
    “不用了。”季凛沉声说完在桌上趴好。他一夜没睡,此刻只觉身心皆是疲倦不堪。
    程野却没了睡意。
    他们一群人经常混在一起玩,称兄道弟再平常不过,尽管男生之间不会挂在口头,但其实大家心里都各自有杆秤,谁才是真正的朋友,谁才是最让自己相信的人。
    他跟季凛是从小一起上房揭瓦的革命友谊,最是了解他不过。
    季凛一句看似不在意的“不用了”,绝不代表着他不想管这些破事,而是他未经调查便已经给袁奕森下了死亡通知单。
    程野本来还想问问他告白的事,他实在好奇的很,可昨夜季昭走后,季凛就跟变了个人是的,程野不用猜都知道季凛告白那事肯定又被这祖宗搅黄了。
    他心里腹诽,季昭还真是始终如一,坑她哥的一把好手。
    季凛是倒了八辈子霉,碰上这么个妹妹。两人哪回干架,不是季凛拐着弯给自己找台阶下。他是把自己仅剩的那点好脾气都留给季昭了。
    苍天有眼,赶快让这死丫头吃回瘪吧,程野可太期待那画面了。
    —
    那厢程野想着女朋友的嘱咐,拼命打起精神保持着眼睛睁开状态。可季凛就像是被抽走气的皮球,半点生机也无,一动不动趴在桌上睡了一整天。
    期间,任课老师们各有不同,有站在讲台上喊他的,有远远望着他欲言又止的,有走过去推他肩膀的,甚至还有踱到他跟前绕两圈,最后什么也没做又回去的。
    要不是他常常因为颈椎难受,起来转两下脖子,程野真怀疑他已经去了。
    最让老师生气的是,保持了一天“两耳不闻窗外事”状态的季凛,放学时闻声闻得却比任何人都要快,铃声刚响起他便已经起身欲离开。
    班主任没拦住,打好主意明天要和他“谈谈心”,她知道季凛不参加高考,可申请留学也需要高叁上学期的平时成绩,底子再好也不能这么折腾。
    最后一节是自习,原本就不太会有拖堂的情况,陆续有人从各个教室里走出,季凛来到自己楼层的厕所,洗了把脸出来后,顺着楼梯往下走的途中再次拨出了给季昭的电话。
    手机里机械女声锲而不舍地向季凛重复着同样的话语,这次没有说完便被季凛挂断,不是他终于不耐烦,而是因为没有再打电话的必要了。
    挂掉电话的前一刻,他正路过二班所在的楼层,他试图通话的主人公,正自走廊的另一端微笑着向他走来。
    季凛以为她今天不会来学校的,他驻下脚步,远远望着季昭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她笑得那样开心,那样轻松,眼角眉梢满是从前不曾有过的欢欣和娇俏。
    季凛看的眼眶一热,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见过她。他很想她,有很多话想对她讲,问她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关心她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
    可是看着季昭的身影,季凛清楚的知道,那样的笑容,不是为他,而是留给她身旁男生的。
    季昭的视线自始至终都侧向身旁之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前方季凛的存在。
    她藏在袖管下的手,微微扯着身旁人的两根手指,好像在任性的告诉所有人:我会给学校一点点尊重,不至于十指紧握,但我也要让你们看到,我和他在牵手。
    最后还是江彦舟先看到的季凛。
    他收起嘴角的弧度,拽住季昭停下步子,在季昭疑惑的眼神中示意她看向季凛的方向。
    季昭转过脑袋的瞬间,季凛的心又是一次尖锐的刺痛,因为目光中他的出现,季昭的笑消失不见了。
    他站在那里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脸,完全失去了说话的欲望。
    场面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叁个人都没有言语、动作。
    季昭心里的震惊多于惊慌。她是打算晚上回家再面对季凛的,虽然时间已相差无几,但提前而至的面对面总是让人不知所措。
    她怔愣着,扯住江彦舟的手越捏越紧,更是没有放开的意思。
    季凛视线向下,固执的凝在那处不动,不知多久,忽然抬头只看向季昭一人,先前轻颤的手指已归于平静,他缓缓抬起手掌伸向她,说话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哄,“昭昭,跟我回家吧。”
    季昭眼睫仓促抖动一瞬,身体本能向前倾的趋势,因着身边人手上不易察觉的施力回归原地。
    江彦舟将原本被她扯住的几根手指抽出,转而裹住了她的整只手,动作很轻,很柔,只是牵着她,视线落在对面不曾给予他眼神的季凛身上,手上的力道开始逐渐收紧。
    季昭有过转瞬即逝的慌乱,季凛隔空伸过来的手绝不比江彦舟握住她的分量轻。但很快她便找回了心神,再不同前段时日的纠结。既然做好了决定,她就绝对不允许自己重回踟躇之境徘徊。
    她微侧过身子,对江彦舟轻轻一笑,趁身边人少之际,踮起脚在他略显严肃的脸上快速落下一吻,“明天见。”
    说完,她从江彦舟手中抽离,步履轻盈地走向对面的季凛,握住他僵硬的指尖,一声不响扯着他朝楼底走去。


同类推荐: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炙岛[校园H 1V1]魔王的子宫(NP)(简)玄真遗梦互换身体后我艹了我自己[nph]绿茶婊的上位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马车上cao穴(高H、纯肉、NP)(简)-POPOV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