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蝴蝶骨(古言 1v1) 平行番外:天降竹马(一)

平行番外:天降竹马(一)

    高二开学第一周,传遍高叁的头等八卦,就是清北班远近闻名,经常出现在演讲台的某位尖子生,在校内厕所聚众斗殴。据说受害者现在都还躺医院里,“生死未卜”。
    一夜之间,她头上的标签从“高二那个成绩很好的小美女”,变更为“校园霸凌者”。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当事人在教导处半点没为自己开脱,反倒是老师们看不下去,纷纷出面替她说好话。
    为此教导主任同样操碎了心,一晚上白了叁根头发,疲惫不堪。可即便花费一整晚,他也没想通,那样乖巧伶俐的姑娘,为何会摇身一变,成了刺头中的刺头呢?难道被夺舍了?
    主任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再次传唤她。
    “裴筠庭,马主任让你现在去他办公室一趟。”
    此言一出,周遭诡异的静默一瞬,随后默契地响起此起彼伏的窃窃私语。
    被叫到名字的当事人不紧不慢,众目睽睽之下,边扎头发边起身。分明还没洗脱校园暴力的嫌疑,却步履轻松,平白走出股“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味道。
    若非情况不合适,连主任都想竖大拇指夸夸她,将来是能干大事的人。都这种时候了,还临危不惧,哪怕顶着背处分,被劝退的巨大压力,她依旧不肯松口。
    “你到底咋回事儿?”秃顶的主任推推眼镜,“现在办公室就我俩,你老实交代,老师指定不为难你,争取多给你说说好话,皆大欢喜,好不好?”
    “我说了你们也不相信我,我只相信自己。”裴筠庭目光和语气都不温不火。
    “你是相信自己?你那是相信拳头!在用暴力解决问题,孩子,这很危险!”每句话的末尾,他都要用手直指裴筠庭面门,气得口水四溅,“将来出社会,人家看到你档案里有这么一笔,妥妥pass!你不替自己多想想,还在这儿跟我杠!”
    可任其如何苦口婆心地劝说,她始终像块木头,不为所动。
    “裴筠庭,你好好认错,到时候双方调解,我也能替你说话是不是。”他软下语气。
    “他该打。”少女身穿浅蓝色校服,脊背挺得板正,眼神凛冽,“该受千夫所指的人是他。”
    “你这孩子,怎么油盐不进的!”
    “如果我没动手,学校肯定会息事宁人。”裴筠庭脸上终于出现几分情绪波动,“前两年那起女宿舍偷内衣事件,不照样被压下去了吗?若非我姐透露,我压根不会知道。”
    “”到底多吃了几十年的饭,教导主任立刻从她这话里嗅到蛛丝马迹,声音不自觉压低,“你的意思是,庞家材他那天——”
    话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僵持半天,主任已心交力瘁,他摘下眼镜,摆摆手:“你先回去吧,这事儿从长计议,我再去那边多了解了解。你呢,也别在外煽风点火,老师们尽量给你个公道。”
    “嗯,主任再见。”
    早秋的气温和仲夏并无太大区别。参天大树遮挡烈阳,蝉鸣聒噪,不绝于耳,在即将凋零的盛夏残影中,奏出秋的赞歌。
    裴筠庭穿过长长的走廊,走下阶梯,所经之处空无一人。
    仰头,云层透出淡橘色的澄亮,它们高高的浮游天际,像无腮的白鱼,却并无几分缥缈的美感。
    脚步停在最后一级台阶上,裴筠庭垂下纤长的眼睫,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她早已做好抗争到底的准备。事情发酵了叁天,从哗然到轰动,人人都置身事外,人人都袖手旁观。且第二天开始,就凭空出现了许多围绕她展开的,子虚乌有的流言蜚语。
    说不疲惫是假的,她连卷子都没法做下去,更遑论其他。
    如今她更觉得自己像活在新时代里的另类孔乙己,是那个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
    个人的力量太过弱小,犹如螳臂当车。于是她剑走偏锋,做出旁人无法理解的,离经叛道之事。原本她也可以毫无顾忌,托盘而出,可这样就会伤害到旁人,与她救人的本意背道而驰。
    无论是面对老师们苦口婆心的劝诫,还是同学们审视、避而远之的目光,裴筠庭未曾替自己辩解一句。
    风暴中心,何事惊慌。
    她不想,亦不需要
    十六七岁,这个年纪里的少年人通常凭自己的直觉或喜恶直来直去,并不像成年人的世界那般理智,向来是非黑白,泾渭分明。
    午休时间,唯有裴筠庭独自留在了教室里。
    她戳开冰镇过后的酸奶盖,冷眼看着世界对自己的诸多揣测。
    手机屏幕上,名为“石中表白墙”的账号在半个小时前发布了一条最新动态。图片里,被截掉头像与名字的账号写下了这样的话:
    【墙,高二清北班那个很有名的裴筠庭校暴石锤了吗?我记得之前学校晚会总是喜欢用她做主持人,有好多人喜欢她。原来是蛇蝎美人,居然能把一个男孩子打进医院,太可怕了,霸凌者滚出石中!】
    【码名字和头像,谢谢。】
    很奇怪,分明被点名的是她,被骂的也是她,然而裴筠庭看着屏幕里的动态,却突然生出一种隔岸观火的奇异感,仿佛那个同样名为“裴筠庭”的人并非自己。
    底下的评论亦呈众说纷纭之象。
    【听说老师都在保她,好黑幕啊,什么学要大小姐亲自上?】
    【霸凌不知道,见过本人,吊打在座的各位十条街。】
    【冷知识:裴筠庭学过跆拳道和空手道。】
    【emmm,我是她高一到现在的同班同学,裴筠庭性格很好,请不要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恶意揣测人家。】
    【666,当代拳师,心疼被打的兄弟。】
    【天哪,不会有狂躁症,看谁不顺眼就打吧?】
    【好可怕,石中还有这种黑社会大姐大?】
    【未知全貌,不予评价。】
    诸如此类,除少数帮她说话或中立的评论外,其余都颇为刺耳,甚至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的程度。
    虽然学校明文禁止携带手机,但仍有许多人无视规定,和学校玩“躲猫猫”游戏。此时此刻,他们正各自躲在被窝或黑暗的角落,对着完全陌生、抑或萍水相逢的人指指点点。
    裴筠庭收起手机,双目失神地发呆。
    动摇么?是有点。不过中国人骨子里有个陋习,叫“来都来了”,裴筠庭就想,算了,都走到这一步了,半途放弃的话,更骑虎难下。
    他们要说,便随他们说去吧。
    世人攘攘之,于我皆不识;纷罗唇舌剑,是非无所见;真意不得觅,闲言多争喧;千夫所指时,何人为我辩?①
    午休时间过半,裴筠庭仍提不起精神完成剩余的卷子。
    高束的马尾,此刻如同晒蔫的花,要掉不掉的垂在脑后。
    黑板课表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下午第一节课是数学。于是裴筠庭不得不拿着水瓶起身,准备给自己泡杯速溶咖啡。
    秋天把它的金色和紫色掺杂在依然鲜明的最后剩余的绿色里,仿佛是日光融成了点滴从天上落到了茂密的树丛里。②
    莎士比亚说,没有芳艳不终于凋残或销毁,但你的长夏永不凋落。
    裴筠庭心想,如果再经历一次那样的夏天,她宁可不要重来。
    正思索着,经过长廊时,她并未发现阶梯下的白衣少年。
    “同学,等一等!”
    刹住脚步,回首,黑发少年的眼睛在昼日烈阳下熠熠生辉:“你好,请问高二清北班在哪层楼?”
    尖厉的蝉鸣不知疲倦地奏着,不成腔,像檐前铁马的叮当。裴筠庭蹙眉,答非所问道:
    “怎么是你?”
    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


同类推荐: 执念沦陷(1v1H)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色情生存游戏(NPH)纵容她(1v1 出轨 高H)绿茶白月光女配的反杀(1v1 H 甜)[nph]绿茶婊的上位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炙岛[校园H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