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 394.兽交真的死去活来!

394.兽交真的死去活来!

    苏念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然而平时她都跑不过秦桡,更何况现在这种时候,他们还处于逼仄的山洞里,另一边极为兴奋的白晏还在激情肏干,又是紧绷又是瘫软,她才挪动了几米,身后就是一个重重的扑倒。
    那种来自野兽的危险感覆盖全身,苏念的手脚全都不能动弹,连呼吸都不敢了,任由他压着她,对准她身后的位置,低吼着撕咬。
    苏念的心颤抖不停,某一瞬间两个世界游走的感觉突然消失,面前只剩下了秦桡。
    然后就无比清晰的感觉到,半兽形态的秦桡,以一个不容她反抗的姿势,巨大的阳具瞬间挤开饥渴的肉穴,直捅入子宫。
    那一刻,整个山洞都仿佛在跟着颤抖。
    鸡巴上的倒刺比舌苔上的更加坚硬,还混杂了突起的青筋,每一次插入,都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甬道里的软肉不停的被刮磨,才几十下,苏念就已经绷紧脚趾尖叫起来。
    此刻秦桡哪里像平时那样怜香惜玉,毕竟他现在从形态到内心,都觉得自己是野兽,因为刚刚的场景,占有欲更是无限放大,那大鸡巴,那倒刺……
    不行的,会被干死的。
    “啊,被野兽……被野兽奸了……嗯啊……救命,救命……”
    每次抽出插入,密密的倒刺在内壁反复刮磨,在摩擦中,之前蓄积的骚水全都被挤压出来,已经将她的腿根弄得泥泞一片,情欲和快意就像是巨大的水球,轰然炸开,从内到外,从深到浅,指数倍的迭加。
    一直期待的、秦桡不顾一切的干她,居然在这种场合下,以这样的形式达成了。哪怕曾经经历过上百上千的世界,苏念也要说,实在是夸张了。
    激烈、凶狠,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更像是动物间的媾和。
    嗷,这本来相当于人兽啊!
    她现在是真的感谢白晏的那些纱布。
    多亏让她提前适应了一下,不然光是这种突如其来的强烈摩擦,都能直接要命。
    可就算提前适应过,就算刚刚她已经被两根鸡巴轮流插过,骚逼里一直是发大水的状态,也还是太难承受了。
    太过悬殊的尺寸,太过强烈的刺激,包括人兽之间的差异都让苏念浑身酥麻,大脑都有些不敢置信,她真的被野兽状态的秦桡操了。
    疯了!
    猛兽做爱的抽插频率岂是人能比的,更别说次次的插入都是那么霸道强力,狂乱的高潮一波又一波如潮水般涌来,有史以来最快的高潮。
    从阴唇口开始麻麻的,所有的软肉都在抖动,那是种不受控的濒死感,以最快的速度将蚀魂的快感从下体传递到四肢百骸,像是过山车,直冲入山巅云霄。
    天啊,这……
    苏念还没来得及承受这股子快意,十几秒之内,又因为倒刺推着抖动的软肉往出摩擦,整个骚芯再次抖动。
    “不行了……太满了,太凶了啊啊……”
    紧窄的甬道疯狂颤动,软肉哆嗦个不停,根本就想象不到还有这种形态的大鸡巴,它们密集的推挤,想躲避,可是巨大的棒身早就将皮肉全部撑开,每一次摩擦都是翻天覆地。
    苏念只觉得浑身被冲散,自己失去了对一切的控制,开始无法自制地战栗颤抖,这么下去,失禁只是早晚的事。
    人与兽之间的差距太大了,这么一直高潮,再饥渴都不受不了啊,哪怕是她。
    甬道阵阵收缩、反复绞紧,炸开的白光让她在生死线上沉浮,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多次高潮透支了所有力气,四肢都开始瘫软。
    会被干死的,啊啊……她活该,她就不该在他兽化的时候发骚,她就不该刺激他。
    正在苏念觉得自己今天要交代在这时,耳边响起一道熟悉的低音:
    “看来还是需要我帮忙啊”
    苏念瞪大眼睛,预感到了什么,果然从严郁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她再次看到了那边的世界,只是这一次,视角有些不一样,像是严郁的视角。
    洁白的病床上,秦桡闭着眼还在昏睡中,而她就躺在他身侧,尽管现在已经用床单裹着,但就从四周的痕迹都能看出来,刚刚她昏迷后,挑逗也还在继续。
    这么大片大片的濡湿痕迹,她身上都被吻遍了吧。
    这真的是她现在最希望的东西了,想到之前被揉捏、被挑逗的感觉,哪怕是空虚到恨不得插红酒瓶子,也是好的啊。可是,这些东西,怎么能指望半兽化的秦桡懂呢?
    陈牧枕皱紧了眉头:“现在该怎么办?”
    从这个角度看,情欲中的陈影帝尤其的帅啊,尤其他身上蓝白条纹的病人装松松垮垮,更是有点文弱书生的味道。
    “吻一下就好”
    严郁这个说法一出来,白晏就炸开了锅,同样是一身病人装,白晏的衣服直接就像是被撕扯过,全湿了,露出青春昂扬的肉体,上面还滚着汗珠,白里透红,饱满鲜嫩。
    他炸毛的瞪着严郁,双手还不自觉的圈住苏念,像极了护食的狼崽。
    就在苏念尽情欣赏时,严郁眼眸微眯,指尖微颤了下,才继续闲闲道:
    “真不是我胡编,你们也知道离魂是玄学,没有实质接触,我也很难把她带回来……再说,我要是对她有意思,直接说的更离谱一点不行吗?吻一下也太纯太无聊了……你们不同意也没关系,我又不是上赶着,要不是他们两昏迷,我节目也受影响,我才懒得管。”
    陈牧枕抬手触了下苏念的额头,眉头皱的更紧。
    刚刚原本一切正常,她也渐渐有了些反应,可是突然间空气中多了一股紧绷感,紧接着她就没了反应,甚至现在呼吸还越来越弱,这不得不让他们担心,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虽然是意识世界,但是按照严郁的说法,一旦在那边沉睡,那也就意味着永远醒不过来了。
    一直没说话的齐然穿着一身白大褂,本来该是专业正经的,但却点了根烟,斜倚在墙角,眸色阴沉:
    “亲吧,我也想知道,到底是多美的梦,让她这么喜欢。”
    哪怕白晏骂骂咧咧,也还是叁票同意了。
    苏念也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自己,尤其是越凑越近时,有种“自己亲自己”的猥亵感,不过别说,她还挺好看的,尤其是刚刚沉浸在性爱里,满面红霞,唔,唇瓣也软软的。
    一触即离。
    随后严郁真的就像完成任务一样,推着轮椅转身离开,只是在关门前,挥了下手。
    几乎就是下一瞬,两个世界再次交错在一起。
    苏念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根本来不及细想,就发现,两边都能看见了。
    不止是她能看见,白晏他们也能看见!
    盯着插在苏念身体里的巨型半兽,白晏不自觉呢喃:“操,秦桡这混蛋也太会了吧”
    而几乎同时,察觉到之前看到的几个男人又出现了,秦桡的情绪何止是暴躁,他的手重重怕打在山洞里,却什么都改变不了。
    这一发怒,带着倒刺的大鸡巴又是一阵强势进攻。
    苏念瞬间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嫩穴被狠狠肏干,所有的世界、眼前的一切都在风雨飘摇中支离破碎:
    “啊!!!……太……深……啊!!……烂了!!啊!……我被,被野兽干了……啊啊……又来了……”
    会泄死的,她会在大家面前泄死的。
    骚逼又肿又红,阴唇口被撑得发麻,从里到外都要裂开了,这么大的鸡巴,还带着倒刺,嗯啊,兽交,兽交真的会要人命的。
    正在死去活来时,陈牧枕温柔的揩掉她眼角的泪珠。
    然后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趴在她身下,对着不停抖动的花穴,细细舔弄起来。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重返十六岁【校园NP】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爱意收集攻略(H)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快穿之合不拢腿【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