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牛吏 第419章 418.马上高低

第419章 418.马上高低

    邓终是骑着马进的洛阳。
    他是一个战场上的武将,骑马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虽然沿途的官府为他准备了马车,但是邓终反倒不习惯,还不如自己骑马来得畅快。
    骑马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看看一路的情景。他的兄长邓奉嘱咐过他,让他多听多看,只管把见到的原原本本带回去,说给他听。
    兄长的话对邓终来说就是圣旨,甚至比圣旨都管用。他从小就崇拜兄长,有意无意地模仿兄长的言行。在他看来,兄长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大英雄,没有人能和兄长相比。
    有时他甚至会想,要是兄长真的像他上次说的那样自己做个王,甚至以后打一片天下,干脆做了皇帝就好了。可是他再就这事儿问兄长时,兄长却又叹道:“我不过是看不惯叔父,随口说说气他罢了,皇帝有什么可当的,不能随心行事,累!”
    然后他便懒懒地向后一靠,说道:“还是认一个皇帝的好,省得自己扑腾,操心费力。但是我想投奔的人必得是有真本事的,有胸襟的,他的眼里要有我们兄弟,又要没我们兄弟。”
    看邓终有点发懵,邓奉难得地解释了两句,“眼里有就是看重我们,咱们兄弟要有分量。眼里没有就是不要在我面前摆那些皇帝的臭架子,少管我,少烦我,让我可以随心自在。”
    邓终问道:“那刘秀哪一点不行?”
    邓奉冷笑道:“刘秀的眼里哪有我们?他的眼里只有河北人,只有吴汉那些人。他又喜欢讲究法度规矩,那种居高临下的客气让人浑身不自在。我和他天生合不来,但凡有一条路走,咱们兄弟都不能吃这个回头草。”
    邓终这一路都在琢磨,不知道建世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是那个眼里有他们又没他们的人。
    虽然从洛阳到南阳都是建世皇帝和邓奉的控制地区,但是乱世里盗贼横行,官府也不一定都能管得到。为了保障安全,邓终带了一个一百人的卫队,人虽然不多,但都是百战精兵,随便来个千八百人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这一路走来,过了广城泽,一路都是平原,初春的天气,还颇有些寒气,骑着马跑几百里路绝对不是什么舒服事,好在他们都是成年打仗的人,这种事在军人看来算不上什么苦。
    伊洛平原的人烟并不算很稠密,也没有多少往来的商旅,看不出这个关东大都市圈应有的繁华。
    洛阳周边几年来一直战火不断,出走他乡的人越来越多,大部分人进入了函谷关,去关中讨生活。
    经过小皇帝几年的治理,关中如今称得上是全天下最安定富足的所在,也是天下百姓不远万里投奔的灯塔。
    自从一年前刘茂封闭了伊洛平原,洛阳迎来了一个短暂的和平时期,这片古老的土地又活了过来,焕发出了生机,但是年底的一场大战又将这一切破坏了。
    伊洛平原虽然没有关中的渭河平原那么大,但是土地肥沃,河流纵横,自然条件不在关中之下。如果有稳定的外部环境,几年就可以重新变成一片繁华之地。
    邓终一路走一路看,除了吃饭睡觉,中间并不休息。但就这个吃饭的事,也让他们吃出了新鲜。
    第一次在驿站里吃到饺子,这些军营里的汉子差点把舌头都一起吞下去,他们突然发现,面居然能磨得这么细,肉和菜还能这么组合,而他们组合到一起的味道竟然如此诱人。
    当他们问驿吏如何能磨出这么细的面粉,做出这么好吃的面食时,驿吏骄傲地说道:“多亏皇帝陛下贪吃!陛下喜食面食,为此亲自设计了新型石磨。喏,就是那边放着的那种石磨,磨出来的面又细又匀。这些面食的做法,许多都是从宫中传出来的,民间又学了去,广为流传,慢慢就从三辅传到洛阳来了,哈哈,这回咱们百姓就有口福了!”
    一个小小的石磨改造,就使百姓的生活水平上了个台阶,贪吃有什么不好?贪吃也是科技发展的动力。
    之后的每一顿饭,大头兵们都带着期盼,他们吃到了许多好吃的面点,还吃到了各式的炒菜,让他们开了胃的同时也大大地开了眼。
    等见到洛阳高高的城楼,邓终有了一种乡下人进大城市的感觉。洛阳不愧是天下名城,比起家乡的宛城,比起赵地名城邯郸,洛阳城都显得更加厚重,更加富有历史感和文化感。
    当见到城门口那个翩翩美少年的时候,邓终突然感觉有点自惨形秽,竟觉得有些紧张和局促,他不由自主地抹了抹身上的灰尘,抚平了一路奔波被风吹起的鬓角。
    太仆丞乌盖走上前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他轻声说道:“邓君,乌某等你多时了。”
    不得不说,有的人天生就带着一种气质,或强烈,或淡定,让人见了就心生仰慕。
    比如邓奉,让人第一眼就印象深刻。安静时他冷得像冰,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在他的眼里;动起来却又锋芒毕露,锐利得像天下最快的剑。他英俊无双,勇武绝伦,眼高于顶,谁都不放在眼里,世上罕有人能走进他的世界。
    再比如乌盖,俊美又优雅,如临风之玉树,举手投足从容自然。他的笑自然又亲切,能让人感觉到温度,却又不会太过热情,失了分寸。他说话不紧不慢,声音就像春风从你心头拂过,让人觉得从里到外都格外舒服熨贴。
    邓终暗叹道:“这世上竟有如此风度翩翩的男子!”
    他在心里不由自主地将乌盖与邓奉相比,觉得世上总算有一人能和自己的兄长相媲美。他们两人气质各异,一个像火,一个像水,但都是当今一等一的美男子。
    乌盖弃了车,陪着邓终一道骑马入城。
    洛阳城里比外面繁华了许多,年前被围城的紧张氛围已被新年冲淡。此时正是商户做生意的好时候,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前面街上十分拥挤,许多百姓在排队,乌盖道:“正是施粥的时候,路被堵死了,咱们改道走吧!”
    邓终好奇地问道:“是城里的大德之士在施粥吗?洛阳城里怎么有这么多饥民?”
    乌盖道:“城里的饥民没有多少,大多是城外的。因贼军渡河南下,围攻洛阳,马蹄所至,许多百姓失了家园。因此都涌入城中行乞,陛下便命各城开官仓赈灾,务必让饥民都能吃上饭,免得饿死。陛下还从少府中拿出钱来,为无家可归的饥民付赁屋之费。”
    “赁屋之费?”
    “陛下命城内百姓,凡住房宽裕的,都腾出些屋子,供饥民暂时安身,哪怕只是一间牛棚,一间柴房,亦可多少抵些寒冷,免得冻死了人。陛下代所有饥民付赁屋之费。等到天再暖一些,陛下还会出钱,让官府组织灾民重返家园,回去整修房子。”
    邓终点了点头,心道:“这放牛皇帝看来心肠还真是不错。早听说他靠赈灾起家,原来还以为是沽名吊誉,如今看来竟是真的仁慈。少府里的钱都是他的私房钱,一般皇帝都用这钱挥霍游幸,像他这样为百姓花费的可谓绝无仅有。”
    人祸里属兵祸最烈,战场上死的人是明面上的,战场之外的枉死者常常甚于战死者。刘钰在尽力为洛阳大战善后,免得百姓无辜枉死。人就是资源,人就是国力,他还指望着薅这些人的羊毛呢,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羊们倒毙呢?
    这一路走来,邓终很有感触,刘钰的形象在他的心里越来越丰满。他不仅有一颗仁慈的心,而且有落实这份仁慈的决心和手段,同时是天纵的设计奇才,能鼓捣各种新奇玩意,比如石磨,比如纸,比如传说中攻城威力无比的连环霹雳车。
    邓终心中一动,向乌盖道:“乌兄,邓某有个想法,好像有点不合情理。。。我等皆是戎马之人,住惯了军营,能否让我等依旧住在军营之中?听说羽林军乃天下精兵,我等愿宿于羽林军营,见识一下强军的风采。”
    为什么要住进军营,当然是想探一探羽林军的底细。邓晨说过,刘钰的羽林军太强,刘秀对于打败他们完全没有信心。邓奉对此很不以为然,让邓终无论如何都要去探上一探。
    乌盖笑道:“所谓真正的将军,说的就是邓兄这样的人啊!”
    邓终如愿以偿地住进了军营,这个驻地是中垒营和射声营联合驻地,两营都是皇帝的护卫部队之一,归中郎将王猛统领。
    让邓终吃惊的是,羽林军的将领们都十分年轻,中郎将王猛只有二十二岁,其余各校尉也都是二十岁左右,全军几乎就没有三十岁以上的将领。
    乌盖笑道:“只要立了功劳,不管多么年轻,陛下绝不吝惜官职和赏赐。前一阵子破轘辕口的奋威将军穆弘,如今也不过二十出头,却已是一军统帅,他已因定颍川之功被封为列侯。”
    “二十岁便封侯,实在是了不得,那可是列侯啊!”邓终的百人卫队一下子炸了。
    乌盖笑道:“凭诸位的本事,博取封侯如探囊取物一般,天下广大,有数不清的功劳等着人去立,大丈夫当自取封侯,何必在此羡慕旁人呢?”
    这话说的南阳士卒个个热血沸腾。他们跟随邓奉,是为了保护家乡,也是仰慕邓奉的为人,没有太多想过前途功名之事,此时见了羽林军这些年轻将领,建功立业的雄心开始蠢蠢欲动。
    当晚临睡前,邓终向着他一百人的护卫小分队道:“明日开始,我等要随羽林军一道训练,看看羽林军成色到底如何,也让他们见识见识南阳精兵!”
    一早号角齐鸣,邓终起床收拾,率诸人出外列队。没想到羽林军早就列队完毕,此时正喊着口令跑出驻地,这是他们每天早上的必修课,出大街跑步。
    整个驻地内只有邓终这一百人还在手忙脚乱地列队。
    邓终很尴尬,第一天清早便成了个倒数第一,让全体羽林军看了笑话,南阳精兵的脸往哪儿搁?
    他憋足了劲儿要跟羽林军拼个高低,可是这一早的跑步,却又让南阳精兵丢了脸,羽林军都一队一队出去,一队一队回来。可等到羽林军都回来了,才看到南阳精兵开始三三两两地回营来,稀稀拉拉地,一直到大家吃完了饭才全体归位。
    邓终大为恼怒,“没有人家跑得快,这要是到了战场上,还不被人追着打?”
    但他的部下周勇说道:“羽林军每天都跑,咱们七天一出操的怎么比得了。将军勿忧,等到了兵器训练,就是我等的天下了。”
    羽林军这半天就没闲着,什么跑步、队列、冲锋、旗鼓等,都是训练内容。
    半天下来,南阳人连表面上保持的队形都保持不住了,他们不仅跟不上节奏,而且队列散乱,完全没有正规军的样子。
    总算是等到兵器环节,一路被血虐的南阳兵还不甘心,周勇为首,提出了要和羽林军比赛骑射的要求。
    乌盖微微一笑道:“此地驻有射声营,我劝你们不要比。”
    周勇一听有射声营,射箭恐怕比不过,忙改口道:“不比射箭也罢,这马上的功夫还是要比的。来人,取我的马槊来!”
    周勇身高马大,他的马槊是一个大家伙,凭借着这个大家伙,周勇横行南阳军,除了邓奉,没人是他的对手。
    周勇道:“南阳周勇,以马上功夫请教羽林军,请兄弟们指教!”
    可那些羽林军都看着他,没人接茬,更没人上前,脸上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周勇昂首道,“怎么?没人敢来么?”
    这时,一个羽林军捅了捅旁边的另一个,说道:“朱七,你上!”
    朱七紧着往后躲,说道:“不不,我不上,要是打坏了还得赔,我赔不起。”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周勇,他大喝道:“朱七,你来,让我看看你马上的本事!”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