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牛吏 第242章 241.王侯之选

第242章 241.王侯之选

    在正史中,彭宠因身边没有心腹人卫护,竟被家奴子密等人劫持,卷其钱财之后将其杀死。子密带着彭宠之头投奔刘秀领赏,刘秀封其为“不义侯”。
    这个封号颇有讽刺意味,刘秀鄙薄其以奴杀主的为人,又要维护有功必赏的法纪,因此来了个似封实贬,在历史上留下一段趣话。
    刘钰担心彭宠为奴仆所害,要汉情局一定要打入太守府,保护彭宠安全。吴原亲赴幽州,与幽州曹一道策划此事,其计划丝丝入扣,天衣无缝,终于取得大功,扭转历史。
    杨太清自渔阳太守府将情报源源不断地传出,而他亦依靠幽州曹的消息渠道,获得大量的敌军信息,以巧妙的方式不经意地传递回去。
    这对于彭宠是很有利的,他在起兵的初期获得了一系列的胜利,攻拔了上谷、右北平数县之地,在邓隆与朱浮会合之前各个击破,大败邓隆,将朱浮围困于蓟县及雍奴一线。
    建世汉与彭宠的利益是一致的,彭宠闹得越大,刘秀后院的火烧得愈旺,刘钰便愈发得利,因此现在汉情局是极力支持彭宠的。
    彭宠势力日张,欲自立为王。杨太清道:“王者之事,大事也,宜慎之。太清观主颇能望气,请太守咨之以王事。”
    彭宠便携杨太清前往黄老太清观,与观主议事。观主道:“我乃山野鄙夫,王霸之事,非我所能言也。”
    彭宠固请之。杨太清亦道:“太守诚意相询,望观主切莫推辞。”
    太清观主叹道:“非是我不言,言之恐惹太守厌弃,若非要我说,便只有一句实话,渔阳无王气。”
    彭宠大惊,问道:“何以见得?”
    观主道:“我每日登上山顶,四望山河,深知此处为形胜之地。渔阳山河为带,本有王者之气,奈何南方黑云滚滚,压制了此处王气,使之不得舒展。然山河之势,终不能尽去,渔阳此处,可出万户之侯,一代名臣,名垂青史。称王则未得其时也,若强为之,恐为祸事之始。”
    彭宠听了,十分不乐,说道:“我本为建忠侯,虽无万户之封,实有上谷一郡之地,与万户侯有何异哉?若止于万户,何必反之?”
    太清观主道:“太守虽为建忠侯,却为虚封,无尺寸之地。上谷一郡,亦不是太守之地,不能传之后世。铜马帝欲夺之,不过一纸诏书耳!比之万户之封,差之千里。”
    彭宠心道:“他说的也有道理,若非刘秀强征我入京,我怕丢掉上谷之地,身家不保,也不必反了。若能得封万户,名正言顺,谁能夺之?”
    归府之后,彭宠终究心内不乐,举棋不定,他的夫人见了,便问道:“良人何事不决?终日悒悒不乐?”
    彭氏性格刚硬,一向能帮他拿些主意,造反之事便是她一力推动。
    彭宠将心中疑惑与妻子说了,彭氏道:“什么望气之士?他们懂得什么?他说称不得王便称不得王?良人据有渔阳一郡之地,地方广大,士民殷富,有渔盐之利,此王霸之基,正当自立为王,男子汉大丈夫当横行天下,何必屈膝事人?”
    彭宠被夫人一激,也很有些心动,第二日便与属下商议,意欲称王,部下赞成的多,反对的少,大概都是看彭宠的脸色行事。
    彭宠便派人制作王者冠服,置于府中。
    可是,绝迹已久的怪事又发生了,他新制的远游冠丢了。
    远游冠,制如通天冠,为诸王所戴。彭宠制远游冠便是在做称王后的常服,如今居然莫名其妙地丢了!
    经历过府中的邪事,众人都有些心惊,连彭氏亦新发了个恶梦。
    彭宠心道:“那太清观主说我称王未得其时,若强为之,便为祸事之始。难道只因我要称王,上天便降下警告?”
    他又与彭氏商议,彭氏不怕皇帝,却怕鬼神,因说道:“既然时运未到,便不称王也罢,万户侯无王之名,却有王之实,与异姓王无异。。。只是不知良人欲投哪一方?”
    彭宠道:“如今强者莫过于铜马,其余可与之比肩者,非长安刘钰、睢阳刘永莫属,如成家皇帝公孙述者,井底之蛙,偏安一隅,无甚能为。”
    彭氏冷哼道:“刘秀不过姓个刘,便以为自己了不得,难道这天下非得是他姓刘的不成?”
    “汝乃妇人之见!别小看这个刘字,如今天下思汉,一说是刘氏之子,万民归之,若是别姓之子,便视为逆贼,这个刘姓实是大有用处。”
    彭宠又道:“刘秀其人因我成事,成事之后却又负我。此等负义忘恩之人,却视我为背主之人,负汉之辈,不忠不义之徒。天下须不只他一个姓刘的!我倒要投个刘氏的皇帝,让他们看一看,彭某不是负汉,而是扶汉,是大汉的忠臣良将!我反的是伪汉帝刘秀小儿,而不是我大汉!”
    过不多久,便有四方的使者来渔阳,刘永、董宪、张步、富平、获索之使者皆至,刘永诏封彭宠为燕王,以为彭宠必受之。
    渔阳诸将皆属意刘永,意图彭宠为燕王,众人皆可封侯,彭宠却迟迟不应。
    不久,长安刘钰使者越地而来,诏封彭宠为渔阳太守,狐奴侯,食邑万八千户,行大将军事。一听这万户侯之封,彭宠便心中一动,向彭氏笑道:“果如太清观主所言,万户侯来了。只是这流寇的皇帝,不知能不能成事。”
    彭氏道:“什么流寇,那刘秀便不是流寇么?当年他们舂陵刘氏可是上赶着巴结绿林军那一帮流寇!”
    彭宠深以为然,天下事尚未可知,不管是流寇亦或王侯,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各方都在争取。他如今雄踞北方,地虽止一郡,却有天下闻名的渔阳突骑,何况边郡本就善战,多养士卒兵马,军事实力强劲,更有渔盐之利,富饶甚于他郡。他彭宠应是各方势力争夺的对象,大有选择余地。
    没过多久,消息传来,建世皇帝平定陇西,隗嚣束手而降。
    彭宠便召集众将,说道:“有汉以来,长安皆为帝都,洛阳亦有帝王之气,如今建世帝在长安,亦有洛阳,虎踞关中,新定陇西,正是大汉之正统,我欲归之,以为大汉北部屏藩,如何?”
    众将唯彭宠马首是瞻,都没什么异议,于是彭宠接受建世帝封号,渔阳郡归入汉土。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