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牛吏 第209章 208.陈仓城下

第209章 208.陈仓城下

    小皇帝率军疾驰到陈仓城下,对面黑压压的全是人马,将士们摩拳擦掌地要冲上去。这时他反倒不急了,命令士卒扎下大营,喊着:“累了,累死了!让大家都好好歇歇!”一头钻进大帐中去睡觉。
    谢逯向樊崇道:“三老,陛下急着跑到陈仓来,就是为了睡觉?少子可还在陈仓城里困着,怎么不快些接战破敌。看来除了咱们兄弟,没人真正着急救他。”
    樊崇道:“胡说!陛下若不想救少子,怎么会亲征?怎么会连郁夷也不攻,直接奔袭击到陈仓城下?亏你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做了几天闲散侯爷,连兵法都忘了,陛下疾驰到此地,是为了让城中之人知道他来了,鼓舞城中士气,他下令休息,当然是让士卒们歇歇这一路奔驰的疲乏,等到歇足了,自然会和贼兵决战。”
    谢逯道:“反正是你的女婿,怎么都是对的。”
    “少子是我的兄弟,陛下是我的女婿,都是我的亲人,我不偏不倚,只说公道话。算了,别在这儿废话了,陛下能歇,咱们却不能歇,我去查一下守卫,莫被敌军偷袭了。”
    连续几天,小皇帝除了吃就是睡,偶尔带人骑马出去逛逛,就是不下令出战,只是命令全军严守。反倒是对面更始军来挑战数次,都被汉军倚仗工事乱箭射退。
    “陛下,大家都歇了几天了,都闲得都难受了。”王猛闷闷地说道。
    累得像狗似的跑来,然后天天睡得跟猪似的,既然要睡觉,在虢县里睡好不好,非得跑这儿来遭罪?
    “天天吃吃睡睡的不好吗?这不就是你要过的日子吗?”皇帝斜眼看了他一眼,一伸胳膊,小班登连忙将一件袍子披在他身上。
    “在长安吃吃喝喝了半年,都吃肥了,该动弹动弹了。。。陛下,臣请求出战,请陛下准许!”
    “不准!”小皇帝回答的斩钉截铁。
    王猛鼓了鼓嘴,终究没敢说话,只低头站在那儿,拿眼瞅着地上。
    “瞅什么瞅?地上有钱包吗?出去出去,少在朕眼前晃!”
    王猛低头转身向外走,正和迎面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来人也顾不得疼,只高声叫道:“陛下,陛下!我要见陛下,我要出战!”
    原来是小射声营的曲长穆弘。
    牛得草带人上来阻拦,那人却倔强地叫道:“别拦着我,我不愿做缩头乌龟,我要出去,揍外面那些龟儿子!”
    这话把皇帝逗笑了,“你不当乌龟,怎么会有龟儿子?算了算了,把帐门打开,让他进来!”
    牛得草便放松了穆弘,让他进了大帐。王猛见状,干脆不走了,也跟在穆弘身后。
    穆弘直直地跪下来,眼睛却瞪的青蛙一般,叫道:“陛下,你再不让我出去作战,我,我,我就要憋死了!”
    “这才几天功夫就受不了了,如此鲁莽,怎么成大事?”
    “陛下,您没听外面那些人骂得那个难听!什么缩头的乌龟,硬不起来的废物,不敢出战的软蛋,怎么不回你妈怀里去?天天在那儿骂,谁受得了?”
    “兵者,须谋定而后动,都像你这样,别人骂两句都受不了,怎么打仗,你看看人家司马懿,诸葛亮那么羞辱他,他也。。。算了,你们也不认识他。朕的意思就是,打仗要按着自己的节奏来,不能被对手牵着鼻子走!”
    “可是按咱们的节奏,也该出战了呀,您带着我们像兔子似的跑过来,不就是打仗来的嘛!”
    “陛下,老臣也请战!”穆弘话音刚落,樊崇大踏步地走进来,谢逯和诸葛稚随在后面。
    刘钰很是欣慰,他的这个老丈人总算学会事事向他请示了,要在半年前,估计早带兵杀出去了,还跟他请战?门都没有。
    “御史大夫,大司马,来,都坐。”
    皇帝率先坐下,樊崇却不肯,执着地站在当地,拱手站立,“陛下,将士们士气高昂,军心可用,请陛下下旨出战!”
    刘钰道:“你们可知为什么朕不出战?”
    众人摇头,皇帝道:“贼兵占据郁夷,得郁夷之粮,方可围攻陈仓,贼兵十数万,每日耗粮无数,我军隔绝郁夷陈仓,控制渭水,贼兵无粮,不出数日必乱,到时我军大出,定会以摧枯拉朽之势,扫荡群贼。”
    皇帝看了看穆弘,说道:“贼兵缺粮,利在急战,他们在外辱骂,即是要激怒我军,与之一决胜负。古今善用兵者莫过于韩信,韩信曾甘受胯下之辱,不损其大将威名,穆弘,你一个小小的曲长,连些辱骂也受不了吗?”
    穆弘道:“陛下,全军都是陛下臣子,他骂我们,就是骂陛下,我受得了挨骂,可受不了陛下挨骂!”
    小皇帝嘿嘿一笑,“你倒是会说话,这锅朕可不背。”
    这时诸葛稚说道:“陛下,陈仓只存三月之粮,贼寇来此,已有三月,臣恐贼寇尚在,而左大司马却先缺粮了。”
    他这么一说,本来已被皇帝说服的樊崇立即急了,大声道:“陛下,臣愿领一军入陈仓,亲自去救少子出来!”
    “出来?”皇帝摇了摇头,“出来干嘛?朕要通过渭水,自城南运粮进去!”.
    刘钰君臣商议进兵的时候,更始汉中王刘嘉和自封武安王的延岑正与他们的部下在帐中议事。
    刘嘉是南阳郡舂陵刘氏一系,从小被刘秀的父亲收养,与刘縯和刘秀如亲兄弟一般,当年他追随刘縯兄弟一道自舂陵起兵,是刘氏宗族中的重要将领。刘縯被杀之后,他依旧得到更始帝刘玄的信任。刘玄入长安后,封刘嘉为汉中王。
    延岑是南阳筑阳人,新朝末年天下大乱,他趁机拉起一支队伍,占据了一个县,当时刘玄派大将军刘嘉率军进剿南阳郡,大军压境,以摧枯拉朽之势击溃了延岑,延岑便投靠了刘嘉,一直追随刘嘉到了汉中。之后延岑上演了背叛、不敌、归顺的老戏码,而刘嘉则配合地不断宽宥他,两个人纠缠了好几年,如今依旧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一个将领说道:“大王,如今我军粮草不济,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是不是应暂时退兵,到别处寻一些粮食?”
    刘嘉看了看延岑,问道:“武安王,你看呢?”
    刘嘉是个老好人,他能做上汉中王也是因为这老好人的脾气,他不仅与刘秀兄弟亲近,与同族的其他兄弟关系也不错,比如刘玄。终更始朝一世,刘玄对汉中王刘嘉一直信任有加。
    也因为了这个好脾气,他能在被延岑背叛后依旧收留延岑,而且对于延岑自封的这个武安王,他也自动接受。刘嘉知道延岑有才能,尤其是军事才能突出,一般的事都要征求延岑的意见。
    延岑见刘嘉问起,说道:“大王,依您看,这一带除了郁夷,哪儿还有那么多粮食能养咱们这十几万大军?”
    刘嘉皱了皱眉头,“关中土地肥沃,听说今年大丰收。。。”
    没等他说完,延岑便冷笑道:“汉中王,我等只是在右扶风找点粮食,长安的小皇帝便带着大军亲征至此,若是我等去关中腹地,长安的大军必定倾巢而出,四处围剿,那时我等如何抵挡?”
    “那依你的意思,咱们。。。走?”
    “怎么走?往哪走?”延岑道:“如今两军对垒,若是退走,敌军定会趁势攻击,我大军恐有倾覆之危。”
    延岑对自己的队伍太熟悉了,虽然他们加在一起有十几万,可并不是什么精兵。而且刚刚在汉中吃了败仗,被公孙述部将侯丹逼得钻进茫茫秦岭,顺着狭窄偏僻的陈仓故道逃到关中,刚刚在逄安这打了两场胜仗,积攒了点士气,若是在阵前退走,对方在后面追着打,这些乌合之众恐怕要当场崩溃了。
    刘嘉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叹了口气,说道:“粮将尽,敌军坚守,我军求战不得,走又不能走,如之奈何?”
    延岑眼睛眯起,说道:“战不战可由不得他们,今晚我便选拔敢死之士,前去截营,大王在后接应,若是能趁夜击破敌军,便能重新打通郁夷和陈仓之间的通道,有了郁夷之粮,再与敌决一死战。”
    刘嘉点头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大王不必忧虑,我瞧这小皇帝也是胆小之人,赶着来到这儿,见我军人多势众,竟不敢出战,深壁高垒,只知坚守,畏敌如此,何必惧他!”延岑突然豪气万分,“今夜一战若能取胜,说不定我军能长驱直入长安,大王也能坐一坐长乐宫的龙榻!”
    刘嘉苦笑一声道:“寡人不想坐什么龙榻,只要能有粮食给大军食用,吾愿足矣!”
    延岑意气风发地道:“大王不必如此气短,您也是刘氏子孙,刘玄、刘秀和刘盆子都坐得了龙榻,大王有什么坐不得?”
    两个人正在商议,忽然有军士来报:“大王,不好了!敌军战船无数,逆渭水而上,正向陈仓城冲去!”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