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牛吏 第192章 191.你是我的

第192章 191.你是我的

    翟兴陪着笑,说道:“陛下说的有理,可是你们这么不打招呼上门,我家里什么都没准备,酒、菜啥都没有,吃什么,喝什么?”
    “肉、菜不用你管,木头牛和小班登去东市置办了,至于酒,喏,这不是?”刘钰指了指王猛抱着的酒坛子。
    “陛下,您只这么一坛酒,够谁喝的?不成,我得出去拉几坛酒回来。”翟兴想趁势溜开一会儿,赶去尚衣库,就是今天办不成事儿,也得先跑去给巧妹送个信。
    没想到皇帝大喝一声:“把他拿下!”
    王猛和胡狗子二话不说,上前一边一个,把翟兴从两边架住,不容分说拖进家门。胡狗子骂道:“没规矩的东西,陛下不准你出去,你还想抗旨吗?”
    这时牛得草和班登带着买的菜回来,有鸡鸭猪狗肉,唯独没有大家最爱吃的牛肉,因为那时牛是珍贵的生产资料,不允许私自宰杀食用,市场上根本就没有卖的。
    兄弟们一齐动手,将几案收拾干净。那个年代本来是分餐制,每人据一张食案。这些人也不讲究了,还像他们在牛马厩时一般,食物都堆在一处,恭恭敬敬地将皇帝让到上首,几个人团团围坐。
    刘钰说道:“咱们兄弟一块做牛吏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会有今日,如今兄弟们共享富贵,真tmd的自在快活!”
    胡狗子叫道:“全赖陛下天纵之才,富有天下,我等才跟着。。。鸡犬升天!”
    皇帝笑道:“你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鸡犬。”
    “陛下是龙,我等只能是鸡犬了。”
    “这马屁拍的,你恶不恶心?”小班登看着案上的菜,不断地咽着口水,眼巴巴地望着刘钰,“陛下,我饿了!”
    “别急,大家先共饮一杯!”刘钰举起酒杯,说道:“兴子,你别看这坛酒不多,但是肯定够喝,要是咱们几个能把这一坛子喝光,就是天下难得的英雄好汉!”
    翟兴道:“陛下,你这话说的,就这些酒,你容我半路撒尿放水,我一个人全包了!”
    “别吹了,先干了这一杯再说!”刘钰冲着他抬了抬下巴。
    翟兴二话没说,举起酒杯,一下子全倒进了脖子里。
    然后他的表情就很精彩了。
    翟兴一下子红了脸,他大张着嘴,唏唏哈哈地吸着冷气,边喘边上下抚着胸口,“快,快给我水!这酒,这酒。。。辣死我了!”
    小班登递过来一碗凉水,翟兴仰脖全喝了进去,放下碗,抹了抹嘴,才算是缓了过来。他像是夏天的狗,伸着舌头道:“陛下,这酒,这到底是什么酒?怎么这么厉害?”
    “这酒啊,叫做。。。龙头酒!是钱有花了几个月才酿出来的,比寻常酒浓了几倍!是这世上绝无仅有的高度酒!”
    “是吗?那我等可是有口福了,可得好好尝尝!”
    几个兄弟听了,纷纷举起杯来,因为有了翟兴的教训,谁都不敢干了,只是小小地抿了一口,顿时都紧抿嘴唇,然后张大嘴巴,啧啧有声。
    “这酒够劲!香!辣!过瘾!”王猛说着,将剩下的大半杯一股脑喝下肚去,然后咂着嘴,抓起一只鸡腿塞进嘴里。
    胡狗子道:“这酒喝下去,就好像喉咙口有一条火线,滋滋地向下面钻去,从上面热到下面,一直暖到肚子里,刚喝下虽然觉得辣不可挡,之后却是满心满腹的熨帖,别提多舒服了!”
    翟兴又品了半杯,说道:“入口觉得辣,但之后细细回味,却觉出一种甘冽、香甜,陛下,这酒实在是好,钱有这个畜牲虽然不干人事儿,酒酿得却实在是好!”
    “人家钱有怎么不干人事儿了?”胡狗子毫不客气地怼他道:“不就是他也喜欢巧妹,一次次地求亲吗?巧妹又没有订下人家,人家钱有不能娶吗?”
    “不能!”翟兴的酒劲有点上涌,当即将酒杯向案上一放,喝道:“他爱娶谁娶谁?就是不能找巧妹,巧妹是我的!”
    刘钰将头轻轻地一摆,小班登立即给翟兴又倒满了一杯,翟兴毫不迟疑,端起来一饮而尽。
    此时的他已丝毫没有平时嘻皮笑脸、和蔼可亲的样子,而是脸色通红,眼睛里露出凶光,他像狼一样地低吼道:“谁要是抢我巧妹,我跟他拼命!”
    胡狗子笑道:“兴子,你连跟巧妹说一句喜欢都不敢,还叫嚣着要跟人家拼命,谁信呢?”
    “谁说我不敢?”翟兴红着眼道:“我喜欢巧妹!我非她不娶!巧妹,我喜欢你!”
    几个人哈哈大笑,王猛指着他道:“你在这儿说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现在去跟巧妹说!”
    “我,去就去!”翟兴抬腿向外走,到了门口,忽地又转回身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再喝几杯!”
    翟兴又闷头喝了几杯,高度酒的威力发散出来,刺激得他头脑晕乎乎的,热血上涌,只觉得没什么事情是他干不了的。
    胡狗子还在用言语怂恿着,“我可是听八哥说了,钱妈每天在巧妹面前说她儿子的好,钱有也亲自上阵,已经连着求了几次亲,巧妹虽然还没答应,但是好像有点心动了。”
    话音刚落,只听“啪”地一声,一只酒杯已摔碎在地上,翟兴直着脖子道:“我这就去找巧妹!”
    说着站起身来,径直出了大门,向外走去。
    刘钰一使眼色,一直滴酒未沾的牛得草和小班登立即跟了上去。
    翟兴走后,王猛看着刘钰,“陛下,这,能行吗?我怎么心里有点不踏实呢?”
    刘钰撕扯着手上的狗肉,然后用满是油污的大黑手抓起酒杯,滋地喝了一口,说道:“这要是还不行,那兴子干脆打光棍,别娶老婆了!”
    胡狗子道:“随他去!兴子那个人办事周到,对谁都是笑脸相迎,什么事都安排得妥当,可就是有一点,不直接!胆小!肉!这么好的老婆不赶紧抓住,他还要等,把人家巧妹等烦了,说不定就撇了他,人家又不是没人要!”
    “是啊,巧妹又能干,又好看,有的是人盯着呢?”王猛塞了满嘴的肉。
    “你这话可别被你家的母老虎听到,到时免不了你的麻烦。”
    “她敢!”王猛话虽然硬,态度却明显软了下来,端起酒杯道:“不管他了,喝酒!咱们喝酒!”
    几个人滋滋咂咂着,每人又喝了两杯,胡狗子道:“陛下,这龙头酒,高度白酒,真是好东西,要是把这个拿到市场上,肯定得卖疯了!陛下,您又要发财了!”
    皇帝一拍案几,喝道:“发什么财?我告诉你们,这高度酒的事儿谁都不准说出去,百姓连饭都吃不饱,怎么能拿粮食去酿酒?朕不仅不去卖酒,还要禁酒!”
    “别介,别禁酒啊!”王猛和胡狗子同声叫道。
    这时外面的哐地一声大响,众人出了房间去看,见牛得草和小班登像拖死狗似的拖着翟兴进了门,几个人忙上去帮忙,把翟兴安置在卧房之中。
    翟兴面色通红,鼾声如雷,睡得像死猪一样。
    “怎么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到底咋回事呀?你们快说说!”八卦党胡狗子一迭声地问道。
    小班登喘着气说道:“还能咋回事,兴子出了门就直奔尚衣库去了,我和木头牛一路跟着,生怕他出什么差错。”
    “哎,你这也说得太啰嗦了,直接说重点,兴子见到巧妹没有?”王猛急得直搓手。
    “见着了!怎么没见着?巧妹正在那生气呢!因为兴子说了要带着八哥去少学,两个人约好今天在尚衣库见面,结果兴子没去,也没打招呼,巧妹白等了半晌,哪能不生气?”
    “生气了又怎样?你说得太慢了,木头牛,你来说!”
    牛得草道:“兴子去尚衣库的时候,巧妹正在那儿生气,见了他,把头一甩,自己忙自己的,完全不理他,兴子叫了好几声巧妹,巧妹就是不应。”
    “完了,完了,陛下,你这壮胆的戏是演砸了!”胡狗子连连摇头。
    “木头年还没说完呢,接着说!”皇帝依旧不紧不慢。
    牛得草道:“兴子见巧妹不应,呆站了一会儿,突然把两个袖子一撸,竟直接上前,扛起巧妹就走!巧妹吓得够呛,大喊道:‘你干什么?你疯了吗?快放我下来!’兴子理也不理,一口气把巧妹扛出了尚衣库。”
    “哈哈哈!”刘钰放声大笑,一边赞道:“干得漂亮!”
    王猛急着追问道:“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兴子就扛着巧妹向回走,巧妹直在他肩膀上踢打着,兴子边走边说道:‘你是我的,是我老婆!我翟兴的老婆,谁也别想抢走!钱有想要娶你,他是做梦!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说也奇怪了,兴子说了这些,巧妹竟然不打了,也不骂了,就这么任由兴子扛着。”
    “啊,真的吗?看来要对付女人,还真是得来点硬的!”
    胡狗子一把把王猛拨拉到一边,“你瞎说什么?什么软的硬的,咱们这儿还有没成年的孩子,小班登都被你带坏了!”
    牛得草又道:“巧妹说:‘你既然想要娶我,为什么不好好地求亲,偏要这么粗鲁,让人家看到,成什么样子?’兴子气呼呼地说道:‘我们青州军从来不求亲,求什么求,就是抢!你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今天我翟兴就抢了,你从今天起,就是我翟家的人,我翟兴的老婆!’”
    “说得好!”皇帝大叫道,“兴子真是纯爷们!”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