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牛吏 第133章 132.挺般配的

第133章 132.挺般配的

    樊崇和徐宣、逄安三个人从入夜开始,就聚在一处喝起了小酒。
    樊崇举起酒碗,大声道:“南征北战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这么轻松过,多亏陛下下旨不让我攻城,无端地多了六天的空闲,要不哪里有功夫坐下来喝酒?”
    徐宣笑道:“除了前年在濮阳消停了一阵子,这两年都忙得不行,今天真是难得,可惜右大司马和大司农不能过来。”
    逄安喝酒很是豪爽,每次都是把碗送到嘴边,一仰头,随后亮出碗底,碗里已涓滴不剩;徐宣则是慢条斯理,一口一口,却很少停顿,喝了一阵子下来,竟不比逄安喝得少;唯独樊崇,虽然性情豪爽,酒量却是一般,又有桃花在旁边看着,生怕他喝多了,难免受了拘束,比两个兄弟少喝了许多。
    “三老,您还真准备给小皇帝六天时间折腾?”逄安道:“长安城就在眼前,几十万大军就在城外,还啰嗦什么?直接集合兵马打进去就是了!”
    “陛下都下旨了,三老总不能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也就六天而已,让陛下折腾折腾,领教下长安城的厉害也好。你放心好了,除了羽林军、濮阳营和汶阳营,其他各营没有三老的调动,根本不会出兵,就凭那几万人,六天内绝对进不了城,我担保这长安城还给你留着!”徐宣喝了不少,说话也随便了许多。
    “少子总是这么性急,每天就怕没仗打。等咱们入了城,坐了天下,再也用不着打仗了,我看你怎么活!”樊崇笑道。
    “三老这话说的,好像我多乐意打仗似的,谁不想天天喝酒吃肉,谁愿意天天喊杀喊打,有了今天没明天的!我巴不得没仗打呢!”
    “你就是嘴硬!到时候憋不死你!”
    三个人哈哈大笑。
    “陛下今天去了长安城下,听说盘桓了好大一阵子,想必是在琢磨怎么进城吧?”徐宣慢条斯理地吃着菜,“要说陛下实在是个人才,也打过几次胜仗,可是六天破长安。。。这话好像有点过了。”
    “有点?那简直是太过了!等到他的牛皮吹破了,大家就会看出来,什么皇帝,不过就是个布做的老虎,只是看着威风!到时我得好好地跟他说道说道!”逄安依旧有些愤愤不平。
    “不行!六天后谁也不准再提这话头,就当他没说过,或者我们都没听见。”樊崇叹了口气道:“他就是个孩子,才十五岁,你像他这么大时还什么都不懂呢!这孩子已经很不错了。少子,我跟你说,你不能欺负小孩子,别再找这娃儿的麻烦,你一个大老爷们,千军万马中出入的大将军,怎么能跟个孩子过不去呢?”
    “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他以为他是谁?当皇帝了不起啊,那是三老你不爱当,否则哪儿轮得到他?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大人物了!”
    逄安的话音刚落,有士卒来报:“御史大夫,羽林军。。。好像是要攻城。几个营都在向东都门进发,连濮阳宫和汶阳营都动了。”
    樊崇道:“这也太胡闹了,摸黑攻城,将士们能看清吗?我得看看去!”
    他刚站起身,便被徐宣一把拽住,“御史大夫,皇帝给你放了假,把攻城的事一力揽了过去,你还管什么闲事?凑什么热闹?这不是招人厌吗?”
    “羽林军那些孩子还小,要是真有什么闪失,怎么向营里的兄弟交待?”樊崇依旧是龙头老大的思维,说什么也不放心。
    逄安道:“三老,不是我说你,你还看不明白吗?这么大的调动都没知会咱们,人家这是摆明了不用你!咱们何必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今晚不管他如何攻城,你只管稳坐,让他自己折腾去!等到碰了壁,见识了长安城的厉害,才知道少不得三老你,到时自然会来求着咱们兄弟!”
    樊崇迟疑不决,终于还是回身坐下,为自己倒了碗酒,一口喝下,嘴里嘟囔道:“这孩子,太任性了,不撞南墙不回头,不管他了,咱们喝酒!”
    此时桃花一阵风似地进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碗,叫道:“您喝了不少了,差不多得了,再喝多又该乱说话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我这,我和你两位叔伯谈事情呢!”樊崇抬头看了看一脸严肃的桃花,大嗓门突然低了下去,“都大姑娘了,还跟个愣头青似的。”
    逄安笑道:“桃花今年十七了吧?刚进营的时候还是小丫头片子,扎两个小辫子,天天喊着要骑大马,还记得吗?逄叔可没少带你去骑马,哎,这一晃孩子都长大了,桃花都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了。三老,你可得好好相看相看,给她挑个称心如意的郎君,不能亏待了咱们的小桃花。”
    赤眉军中的人没有那么多的男女之防,不太讲究这些礼数,况且逄安等人都是看着桃花长大的,把她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说话很是随意。
    桃花也没有寻常女儿家的羞态,而是一脸认真地说道:“这事儿呀。。。我要自己挑,不要父亲替我相看!”
    樊崇笑道:“看把这孩子野的!你的婚事当然要父母作主,自古以来都是这样的,唉,你母亲死得早,只剩我一个人替你张罗了。”
    “又不是父母要和那人过一辈子,将来享福吃苦都是儿女,凭什么儿女自己做不得主?若是父母走了眼,挑了个歪瓜裂枣,岂不是坑了儿女,落一辈子的埋怨?”
    桃花摇着樊崇的胳膊,直摇得他身子左右歪斜,“我就要自己选!选一个和父亲一样的大英雄、大豪杰!父亲,您就答应我吧!您要是不答应,我就。。。我就不让你喝酒!”
    樊崇一边努力地稳住身体,端好手中的酒碗,一边握住桃花的手,嘴里说道:“好好,都依你!你愿意挑就自己挑好了!去去去!别给我捣乱,让我好好地喝上两杯。”
    “就这么说定了,不准反悔!”桃花松开双手,将身子一拧,长长的发辫随之扬起,甩向身后,倾刻间她已到了帐外,只留下一闪而逝的窈窕背影。
    等到桃花走远,徐宣才笑道:“御史大夫,我倒是替桃花物色了一个人,不知道你肯不肯?”
    “谁?”樊崇头也没抬,伸手扯过一只鸡腿,送向嘴边。
    “你看陛下如何?”
    徐宣话一出口,樊崇突然停止了动作,那只鸡腿正正在停在嘴边,“太小了吧?陛下。。。还是个孩子呢!”
    “就是,不行,不行!小皇帝绝对不行,那个放牛娃,黑不出溜的,太委屈了咱们的小桃花!”逄安赶紧说道。
    “怎么不行?”徐宣把筷子一放,正色道:“陛下今年十五岁了,已然算是成年人,他虽然长得黑了点,可一个大老爷们,长那么白净做什么?陛下的样貌称得上一表人才,尤其是最近,越发有气度了。”
    “丞相你可别往小皇帝脸上贴金了,我怎么看不出他有什么气度?要不是三老提拔他,现在他还在牛棚里干活呢!”
    见樊崇一直低头不语,逄安倒有些着急了,因为他知道这意味着樊老大在认真考虑这件事。
    樊崇头也没抬,含糊地道:“也不知桃花看没看上他,等进了长安再说吧!”
    徐宣便也也不再提,他这话其实不是随便说的,个中的意思是试探一下樊老大的态度。
    樊崇没有儿子,只有这一个女儿,平时一直捧在手心里宠着,可以想见,他未来的女婿不只是半个儿子,简直可说是一整个儿子,继承他的家业是理所当然的,而这份家业中最大的当然是他在赤眉军中的领导权。
    看来樊崇是动了心思,但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
    “不急,先看看小皇帝六天内能不能进了长安。”徐宣心中暗道。
    三个人推杯换盏,一直喝到半夜,每个人都喝了不少,虽然这酒度数不高,喝多了也多少有些上头。此时逄安已昏昏欲睡,徐宣说话开始啰嗦,樊崇则早就躺下了,一直在呼呼大睡。
    这时突然一个人闯进帐中,大叫道:“丞相,御史大夫,你们怎么还在这儿?羽林军已经进城了!”
    徐宣眯眼看着他,笑道:“大司农,老杨,你有点不地道了,营里能有多少事儿让你忙成那样?连碗酒也不和兄弟们喝了,来来,坐下陪我喝两碗。”
    “还喝什么酒!”杨音急得直跺脚,“马上要进长安了,有的是事儿,哪有功夫喝酒?”
    逄安抬起头来,嘿嘿笑道:“大司农,你是不是在做梦呢?快去找巫祝看看,有的人就是这样,睡着睡着突然起来到处走,还说梦话。”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阵喊叫声,“快看,长安城起火了!”
    红红的火光把夜空映得透亮,巍峨的长安城在火光中扭曲跳动,高大城楼上,更始王朝的旗帜落叶一般飘落,一面巨大的黄色旗帜缓缓升起。
    “那是谁的旗子?”逄安惊异地问道。
    “我们的,是咱们的旗帜。长安,长安城破了!”徐宣的声音有些颤抖。
    “咱们哪有旗子?”
    “你我没有,可羽林军有,陛下有,那是陛下的,也是咱们的旗子,咱们的大旗插上长安城了!”徐宣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激动,“陛下,陛下他真的做到了,天意,天意如此啊,城阳景王一系当有天下!”
    “怎么可能?不可能!”逄安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不可能!肯定弄错了,长安城里有十万雄兵,怎么能说破就破了,肯定是假的!”
    这时一匹快马远远地奔至,边跑边喊:“陛下有令,诸军各守本营,不准妄动!”
    那人一路喊着一路跑过来,见到徐宣等人,勒住了马,跳下来,气喘吁吁地道:“丞相、大司马、大司农,御史大夫呢?陛下令你们今夜各守本营,不必出兵,明日众臣随圣驾一道入城!”
    徐宣问道:“都有哪个营进了长安城?”
    “羽林军各营率先入城,濮阳营和汶阳营随后跟进,陛下又命卫士营明日天亮前入城,其余各营要再等圣旨。”
    “城内兵力足够吗?要不要再多派些兵入城?”杨音有些担心。
    那传令的是皇帝的贴身侍卫,颇知道些内幕消息,此时一笑道:“陛下说了,人太多了扰民,眼下几万人足够了,那些更始将军会争先恐后投降的。”
    他仰着头,颇有些自豪地道:“陛下说的话,什么时候做不得准了?”
    “不对,陛下也有说话不准的时候!”逄安脸色通红地大叫一声,把徐宣吓了一跳,立时扯了他一下,低喝道:“不要乱说!”
    “陛下说六天破长安,这才两天,准吗?”逄安挠了挠头,声音低了下来,“陛下是怎么办到的呢?这事,这事可真是邪了门了!”
    徐宣道:“快去叫醒御史大夫,我等一道去见驾!”
    那名侍卫已重新上马,此时回身道:“那一定会被挡驾的!陛下说了,天大地大,不如睡觉事大,陛下正在睡觉,最讨厌这时有人打扰了!”
    说罢一加鞭,飞驰而去,留下徐宣等三人呆立当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说什么好。
    半晌徐宣方才叹道:“真像做梦一样。”
    逄安嘟嘟囔囔,坐立不安,望着长安城的方向,搓着手道:“不行,不行!我要进城,我要提兵进城!”
    徐宣喝道:“陛下刚刚下令,你就想抗旨吗?”
    “丞相,这偌大的长安城由羽林军掌握,那不全变成小皇帝一个人的了?那以后,以后还有你我兄弟说话的份吗?”
    徐宣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陛下的,何况一座城池!少子,我劝你一句,不要忘了你为人臣子的身份,莫再迕逆圣意。”
    樊崇刚刚被人叫醒,揉着眼睛出了大帐,嘟囔道:“怎么了?到底有什么事?”
    逄安望着他道:“三老,这事儿,这事儿真是不敢相信。。。咱们真要进长安了。”
    而徐宣则走了过来,在樊崇耳边嘀咕道:“桃花和陛下挺般配的。”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