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牛吏 第62章 62.首战表彰

第62章 62.首战表彰

    小皇帝对羽林军首战异常关注,到达营地的当天就开了个全体表彰大会,表彰战斗中表现优异的将士。对追杀敌军最勇猛、斩首最多的骑兵授予“敢斗奖”,对射杀敌军最多的弩兵授予“敢射奖”,对在最前面顶住敌骑冲击最坚定的长兵授予“敢死奖”。
    表彰会气氛极为热烈,获奖的将士昂首挺胸上台领奖,接受皇帝陛下亲手授奖,享受全营将士的欢呼。
    斩首敌军偏将,获得“敢斗奖”的士卒扯着大嗓门道:“我一个追着他们七八个打,那群孙子玩命地跑,我在后头使劲追,追到一个倒霉蛋的后头,我伸刀就这么一捅,就把他捅下去了。前面的人更慌了,我就扯脖子喊了一句:小虾米都闪开,老子要抓的是大鱼!这一声好像提醒了他们,那几个孙子全往两边跑,只有一个长小胡子的还在我前头,有一个人还回头提醒我:你追他,他是偏将!什么偏啊正的,老子追上去就把他砍了。唉,要不是那个兄弟,我哪知道哪个是偏将……世上还是好人多呀!”
    敢射奖得主发言:“我就站在栅栏后头,连着放了五箭,射死了四个,也不知道怎么了,上弦特别顺,射得特别准。我觉得是这根栅栏的关系,那是我亲手钉进去的,当时我向地上锤的时候,正正好好锤了四下,你们说巧不巧……下次我还站这儿,这一根栅栏是我的幸运栅栏。”
    下面一个人喊道:“瞎说!我他妈的锤了十几下,怎么一个也没射中?”
    “你小子平时夜里射得太多了!关键时候软了!”
    班登站在小皇帝身后,奇怪地问道:“陛下,您练射术都是白天,太阳底下才能看得清,这位袍泽怎么晚上练呢?”
    “晚上练感觉更爽,据说这个兄弟很辛苦,练得手都吐噜皮了。”皇帝笑着,大喊道:“乌盖,把朕那棵老山参拿来,给这兄弟好好补补!”
    “敢死奖”获得者当时就在长兵阵第一排,战马冲过来的时候差点吓尿了裤子,这时候却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什么?马冲过来怕不怕?嗤,那算个p!在老子眼里,那不是马,那就是一只小兔子,老子都不用出手,只把眼这么一瞪,那畜牲就吓懵了,直接撞到老子的长矛上!”
    众人哄笑,“那你就是用眼杀敌了!”
    “那是,老子就用这双铜铃般的大眼瞪了那么几瞪,那些畜牧就乖乖地来送死!”
    他努力地睁着那双眯眯眼,刘盆子也很努力地去找,可是除了两条缝隙外,什么也看不到。
    这个有一双铜铃般眯眯眼的战斗英雄伸出了大拇指:“老子不是吹,我们二曲的战斗力,在全军那是这个份的!不信你们问乌米小子,问问他服不服?”
    “我不服!”乌米一下子跳上了台,“二曲兄弟都是英雄,可咱们乌家人也不是狗熊,这次算你们厉害,下一次咱们再来比过!”
    由于“敢死将”不遗余力地吹嘘,一次轰轰烈烈的表彰大会变成了二曲单挑其他各曲的辩论大会,甚至乌家人也加入到了口水战中,二曲成了全军公敌,一时间“大话与口水齐飞,嘘声共骂声一片。”
    羽林军龙骧营第一次战斗表彰大会在一片对骂声中成功闭幕。
    除了这些有功之士外,皇帝最关心的要数捉到的俘虏,表彰会结束就去挨个盘问,这让将士们十分奇怪。小班登从来不耻上问,替所有人问出了这个问题:“陛下,你跟这些俘虏有什么说的?”
    “你懂个p!”皇帝道:“这叫搜集情报,咱们初来乍到,对敌军的情况一无所知,不得找些知道内情的人问问吗?还有人比这些俘虏更了解石里坞内的情形吗?”
    当天夜里,皇帝命几个军吏分头审问战俘,一直折腾到半夜才休息。据说俘虏们都受到了很好的对待,激动得连声惨叫,之后便对皇帝陛下感激涕零,全体转投到麾下,发誓效忠陛下。
    第二天,皇帝又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的战斗总结会议,参加者是全军屯长以上将士,乌家父子三人列席。
    二曲曲长孙易率先介绍了战斗情景,副曲长和三个屯长进行了补充说明。这就不像昨天表彰会上“三敢”说得那么绘声绘色了,而是纯粹从技术角度进行分析。
    之后全体人员进行讨论,就弩兵的使用、出击的时机等等方面各自表达意见。都是少年将领,年轻气盛,说话也不讲究,经常说着说着就互相叫起板来,大帐中火药味十足。皇帝不时地叫停,打断他们的争吵,才能使军议能继续下去。
    真理越辨越明,这种大讨论对于将领的成长是十分有益的,现在只有二曲吃了口猪肉,其他各营还没有机会,那就先看看人家是怎么吃的,自己才不至于到时候不知如何下口。
    刘盆子基本没怎么发言,大部分时间是在听。
    从战斗的进程来看,孙易的表现可圈可点,形势判断准确,反应迅速,处置果断,表现出了成为一个优秀将领的潜质。如果他一直保持这种指挥水准,二曲很有希望成为全营主力曲。
    可是战斗中依旧反映出了一些问题,比如弩兵的保护。虽然躲在工事后面,依然有一个弩兵阵亡,这也是本次战斗唯一的阵亡人员。当时有几个凶悍的敌军纵马跃过壕沟,试图从栅栏上爬上来,而且有一个人居然成功了,他翻过栅栏砍翻了一个弩兵,又向其他弩兵冲去,多亏两名乌家子弟站在旁边,联手击杀了他。而二曲负责近身格斗的刀盾兵此时都集中在营门口长兵的身后。
    刀盾兵是这次二曲唯一没有受到表彰的群体,整场战斗无所事事,基本没有发挥什么作用。
    羽林将士通过高热量的伙食和充足的训练,力量都有了较大增长,但是与成年悍匪比起来身体依旧处于劣势,尤其是弩兵,除了操作大黄弩的孟愤等人之外,选的基本都是年龄较小,身体比较瘦弱的少年,如果有几个敌军翻越栅栏,打开一个缺口,在近身搏击中弩兵完全不是对手。
    一旦弩兵的射击网络被破坏,失去远程火力压制的敌军骑兵将蜂拥而上,羽林军将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
    皇帝陛下指出了这一点,也是稍微敲打一下孙易,免得他得意之下被捧杀。
    将领们纷纷表示,骑兵素质的提高迫在眉睫,居然有好几个追逐敌军的骑兵半路掉下马来,有一个还摔断了腿。由于骑术的限制,士兵们在马上的战斗力大打折扣,否则这次的战果应该会更大。
    皇帝道:“老乌,你们乌家人的骑术怎么练出来的?”
    乌春道:“这个是童子功,后学的怎么也赶不上!”
    刘盆子指着他那些少年将领,“他们,难道他们不是童子吗?”
    乌春大笑,将领们都有些尴尬,只有班登抹着鼻涕道:“陛下,臣,臣是童子,臣想学骑马。”
    “你学骑马干什么?又不用你上阵杀敌。”
    “臣要贴身伺候陛下,陛下要当马上皇帝,臣,臣总不能在地上跟着跑吧!”
    刘盆子很气愤,这个鼻涕虫还缠上他,甩不掉了!
    他只好扶着额头道:“好好,你学,让老乌找人教你。”
    乌盖道:“陛下,平顶坞周边都是大片的草场,水草好得很,陛下若想练骑兵,那儿倒是一个合适的所在。”
    “对呀!”皇帝一拍巴掌,“在那儿开设一个骑兵培训基地,老乌找几个好手作教练,替朕训练骑兵!”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